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 正文 第545章 李二有些窝火

正文 第545章 李二有些窝火

    作为契苾部的两位领袖之一,其在薛延陀背部的地位仅次于回纥。

    而相比于回纥的野心勃勃,率领半支部族臣服于夷男可汗的契苾可勒,却是薛延陀部最忠心耿耿的部署。

    得罪了契苾可勒,自己就算有天大的功劳,在薛延陀也不好混……

    不过他这一番解说,倒是令契苾可勒释然,旋即振奋问道:“阁下所言,句句属实?”

    他是真被唐军给打怕了!

    自己麾下的兵卒不可谓不精锐。

    然则在唐军那整齐的阵列面前,就像是一群孱弱不堪的羊羔子一般被肆意屠戮,毫无还手之力。

    他本来都绝望了。

    纵然草原上的战士再是如何骁勇不畏死,又有何用呢?

    现在才知道原来唐军粮草告罄,那就他们在大漠孤军深入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萧嗣业正容道:“焉敢欺瞒诸位?那李愔若是粮草充足,攻陷赵信城之后,必然稍作休整便出兵北上,直抵郁督军山,此间怕是早已被战火覆盖!”

    “可是他放弃了兵贵神速的作战要旨,在赵信城一再逗留,其中之情形,不言而喻!”

    账内诸人顿时兴奋起来。

    突利失起身,来到夷男可汗面前单膝下跪,大声道:“父汗,既然唐军粮草告罄,孩儿请命,率领麾下勇士猛攻赵信城,将李愔生擒活捉献于父汗帐前!”

    诸人亦纷纷请命。

    以往可都是草原部族欺负汉人,每每攻略汉人的州府县城烧杀抢掠。

    如今被汉人杀到了家门口,如何能忍?

    草原战士本就悍勇,这会儿又听闻唐军成了没牙的老虎,各个打了鸡血一般战意盎然!

    夷男可汗却没有轻信萧嗣业的话语。

    兹事体大,谁知道萧嗣业到底是不是真心实意的投靠薛延陀?

    万一此人是被李愔派来的“死间”,自己头脑一热便派遣大军倾巢而出。

    就此中了李愔的奸计,说不得便要断送薛延陀汗国的基业,悔之晚矣!

    他看向萧嗣业,微笑道:“萧长史万里迢迢而来,一路餐风卧雪,必然疲累困顿,吾且派人带你下去好生歇息一番,养足精神,再与大军一同前往赵信城,夺回失地!”

    “这一仗,仰仗萧长史的地方甚多,还望好生保养身子才是,日后荣华富贵名利权势,享受的日子还长着呢!”

    萧嗣业感激涕零:“多谢大汗体恤,在下感激不尽。”

    当即便有人将萧嗣业带下去,好生安置。

    账内,夷男可汗环视一周,看着一个个战意熊熊的部属,微微摇头,沉声道:“纵然此事十有八九,但是亦不可疏忽大意。”

    “谁也不敢保证这萧嗣业便是诚心实意的钱来投靠,万一其中有诈,悔之晚矣!”

    他看向自己的嫡子突利失,吩咐道:“即刻派遣斥候,将赵信城左近侦查清楚,唐军的一举一动都要在监视之内。”

    “并且派遣快马前往诺真水方向,探明是否有唐军援军前来,人数多少,行至何处。”

    “汉人有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万万不可意气行事,更不可疏忽大意,遭质万劫不复之境地!”

    诸人心悦诚服,齐齐大呼道:“大汗威武!吾等领命!”

    夷男可汗微微颔首,又对梯真达官道:“征集郁督军山附近的所有部族,命其将族中青壮即刻组织起来,与牙帐大军回合。”

    “一旦查明盘踞赵信城的唐军当真粮草告罄,便大军齐出,一鼓作气将其尽数歼灭,彰显我薛延陀汗国不容挑衅之赫赫天威!”

    “喏!”

    众将轰然应诺,战意高昂。

    ……

    长安,太极宫。

    李绩长孙无忌萧瑀李道宗等人汇聚神龙殿,商议政事。

    并且北疆之形势亦同时拿出来讨论……

    正月将出,天气也一天一天的转暖。

    李二的病情稍稍有些恢复,已然可以在人搀扶之下下地走走。

    却依旧见不得风,只是面上渐有血色。

    病情康复,本事令人愉悦之事,但是现在的李二,却是焦头烂额,烦躁不已。

    吐蕃吐谷浑来犯,他本是要御驾亲征的。

    却因为他的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导致延误,不得不无限期的搁置。

    倒不是没有他这个皇帝御驾亲征就奈何不得吐蕃吐谷浑。

    几十万大军陈兵边境枕戈待旦,一声令下便足矣踏平吐蕃吐谷浑。

    朝中名臣武将数之不尽,哪一个不能统帅三军一战而定?

    只是他心心念念的绸缪了如此之久,就等着大败吐谷浑吐蕃之战功使得自己的名声更上一层楼,向着“千古一帝”的至高荣誉迈进。

    如何能够将这等良机错过,成就别人的功勋?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即便他病体痊愈,亦不能肆无忌惮的开始征讨吐蕃吐谷浑……

    必须提防薛延陀!

    神龙殿内,李二想着如今北疆的形势,便气不打一处来。

    若非李愔这厮胆大妄为擅自出兵,薛延陀焉敢趁搞出什么事情?

    现在情形则完全不同,李愔兵出白道,直捣漠北,必然激怒夷男。

    若是这时候大唐出兵,其派出一支军队截断大唐的粮道。

    大军顷刻间便会陷入后勤补给的艰难之中,时刻有覆灭之危机。

    越想越窝火,将手里一个茶盏扔在地上,李二骂道:“这混账,气煞我也!”

    李绩长孙无忌萧瑀李道宗等人噤若寒蝉,纷纷肃容坐在椅子上,大气都不敢喘。

    诸人与李愔之间皆有恩怨纠葛,但那些只是私下的关系。

    如今北疆之事关乎国策,没人会将公私混为一谈。

    所以无论敌视李愔的还是亲近李愔的,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合适,不如干脆闭嘴。

    李二兀自窝火。

    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李愔之所以兵出白道直捣漠北,到底是这棒槌自己胆大妄为亦或是当真听信了萧嗣业的“假传圣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