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 正文 第615章 冬去春来,时光如水

正文 第615章 冬去春来,时光如水

    李绩气得怒火三丈,恨不得当真抽出横刀将这个孽畜给宰了!

    这是女婿能对着老丈人说的话么?

    这番话只需传扬出去,不管真相如何,他李绩必将成为坊市之间的笑料,朝中同僚更是个个笑破肚子。

    耻辱!

    李震一撩衣袍,上前就要接着打,吓得杜怀恭一脸惊恐,连连后退,口中吱哇乱叫:“杀人啦,杀人啦,李家父子阴谋暴露,欲杀人灭口……”

    “闭嘴!”

    一生娇叱,坐在椅子上的李玉珑玉容清冷,两条秀美微微扬起,清声道:“这等不知上进无耻龌蹉之辈,何劳父亲与哥哥动气?”

    “大哥,还请将此人赶出府去,父亲,请您写就一封和离之状纸,递交京兆府,请求判处吾与此人和离。自今而后,吾与这人井水不犯河水,再无瓜葛。”

    李绩一震,连忙劝道:“珑儿,不可!怀恭固然顽劣,却也并无大错,只需好生教导……”

    李玉珑苦涩一笑,柔声道:“父亲糊涂,今日他能说出这等恶毒之言,可见心中对吾家成见已深,纵然迫于父亲的威势,能够消停一时,可是以后呢?”

    “心有猛虎,必择机而噬,夫妻恩情,早已断绝,又何苦强扭在一起,视若仇寇,恨不得你死我活?”

    李绩愣愣无言。

    他只想教训教训杜怀恭,却未曾料到闹到这步田地……

    李震疼爱幼妹,焉能让杜怀恭事后再有伤害妹妹的机会?

    当即说道:“妹妹所言甚是,长安城世家子弟一抓一大打,凭吾家之门庭,凭妹妹之品貌,纵然是和离之妇,照样有的是年轻俊彦趋之若鹜!”

    “何苦继续委屈妹妹?让吾将其打出家门!”

    言罢,照着杜怀恭又是一脚。

    杜怀恭不敢还手,还手也打不过,只能护住头脸,被踹的大喊大叫,终于寻到一个时机,趁着李震不备,夺门而逃。

    李震大怒,正欲招呼家将将其擒拿,李绩忽而一叹,道:“随他去吧!”

    打手扶额,一脸疲惫。

    他李绩半生戎马战无不胜,不知多少敌人在他面前溃败身死,满朝文武哪一个对他不是恭恭敬敬?

    偏偏却连家事都摆不平……

    喝止了长子,李震缓了口气,这才说道:“就如你妹妹所言,去京兆府地上状纸,请求判处和离,自此以后,两家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他李绩身为宰辅之首,好歹也是个要脸面的,如今被这个混账女婿闹得灰头土脸,若是不能展示一下强硬态度,岂非让天下人耻笑?

    反正京兆杜氏自从杜如晦去世,也就只剩下一个杜楚客勉强立于朝堂,势力衰弱,得不得罪也无所谓……

    李玉珑却是坐在那里,扭头看着窗户外头已然泛出绿意的花园,神游物外。

    冬去春来,时光如水。

    当年那个横行长安不服就干的少年,如今已然率领大军横扫漠北封狼居胥。

    他的名字在大唐人人传颂,光彩熠熠璀璨夺目,成为所有有志儿郎崇拜敬服的英雄,注定要名垂千古彪炳青史。

    而自己的夫君,却是那么一个不思进取无赖龌蹉的纨绔子……

    她甚至再想,当年若非皇帝亲口赐婚,那么依着李家的情分,或许……

    只可惜人世浮沉,世事苍茫。

    再回首,满目幽怨……

    长安城外,冰雪消融,春寒已消。

    远方的山峦已然微微露出绿意,河道里冰凌消解,河水潺潺。

    码头,舟楫如云。

    因为河道冰封暂停了一个冬天的水路,这个时候自然陡然繁忙起来。

    挤压了一个冬天的关中特产亟待运出,来自天下各州府的货殖蜂拥而入,填补进关中商贾的货仓。

    整座码头经过冬天的沉寂,此刻仿佛从沉睡之中苏醒过来,商旅往来,辐辏八方。

    码头上,荆王李元景会同几名心腹亲信刚刚从封地荆州回京,下了船,自有王府派来的马车早已等候在此,李元景登上马车。

    车队正欲前行,忽然一侧有数艘战船倏忽而至,刚刚靠上码头,便见到十数名身强力壮的兵卒自舱内钻出,身形矫健的攀上码头。

    将缆绳系在木桩上,然后将一个个水淋淋的木箱子自船舱里搬出来,运到码头上。

    “快点,都装到车上!”

    “娘咧!手脚轻点,磕碎了箱子老子抽死你!”

    “速速装车,莫要等冰化了!”

    “一车送回府中,一车送去皇宫。”

    ……

    一阵吵杂忙碌,十数个兵卒窜上窜下,一个个木箱子摆到码头上,硬生生将附近左右弄得鸡飞狗跳。

    有商贾被挡住了装卸货物,颇为不满,正欲上前交涉,却被身边的友人拦阻。

    “你想干嘛?”

    “这帮瓜怂不守规矩,真当码头是他们家的啊?”

    “还真就是人家的!”

    “兄弟你首次前来关中,不知内中情由,这几艘战船常年往来码头与东海之间,运输时令海鲜,大部分都是运往宫中……”

    “赵王李愔这等人,你跟他们讲理?乖乖的等一会儿,莫要多话,以免惹祸上身!”

    “……”

    李愔的威名,早已威震大唐,享誉南北。

    普天之下,还有谁不知唐军在房俊率领之下兵出白道,纵横漠北,封狼居胥,覆灭薛延陀?

    这妥妥“军神”一般的人物,即便是李卫公,也要相形见绌,被其盖过锋芒。

    那位商贾大抵是首次来到关中,闻言道:“多谢兄长提醒,不然闯下大祸矣!这可是给陛下的海鲜,自当速速送入宫中。”

    “嘿嘿,贤弟有所不知,这可不是给陛下的,而是给晋阳小公主的……”

    小公主自幼身子孱弱多病,前些年孙道长建议少食肉类多食海鲜,所以常年运输海鲜入京。”

    “实话跟你说,陛下大气着呢,若是这些海鲜乃是给陛下食用,纵然耽搁了时辰使其变质,大抵也就是申饬两句,断不会为难于你。”

    “可这是给晋阳公主食用的,出了差池,那就谁也保不了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