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 正文 第142章 神来之笔

正文 第142章 神来之笔

    被这么多人注视着,李愔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轻咳了一声,对罗樱说道:“赶紧写吧,别说话了。”

    罗樱这时也感觉到了众人投来的目光,不过她丝毫都没有感觉不妥,反正李愔是自己夫君,叫叫有什么关系?

    但顾忌到正事,她也就没有多言,反而大大咧咧的说道:“夫君,我写什么啊?”

    又是一声夫君,李愔也难的在意,仰头思索起来,过了半晌,他才说道:“你就写,让颉利准备攻城,丰州大批士兵已经死伤,大概就这个意思。”

    “老六,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要主动出击?”程咬金有些不解,在一旁发问。

    其他人也是一脸疑惑,要是这样写的话,突厥必定会进攻,到时候守不守得住丰州城,这还是两说呢,怎么和颉利对抗?

    其实李愔心中已然有了把握,淡笑着说道:“这样写,颉利的确会进攻,但是我们可以事先埋伏啊,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众人恍然,这是要埋伏颉利啊,虽然看起来有些鲁莽,但却是最有效的办法,说不定还能一举消灭颉利。

    程咬金满意的点点头:“这个办法好啊,就这样办。”

    罗樱也不多想,拿起毛笔就写了起来。

    不到片刻,一封书信便完成了,李愔拿起来看了看,见没有问题,便将书信,外加刚才的令牌交给曹纯,一脸凝重的说道。

    “你马上安排人去把书信送给颉利,一定要谨慎,这次很有可能是和颉利的最后一战,要是颉利不信,就将这个令牌拿出来。”

    接过书信和令牌,曹纯严肃的点点头,他知道这件事的轻重,便招来两名豹骑队员,让其换过衣服,亲自去送书信,不然别人他不放心。

    那两个豹骑队员也不敢马虎,换上平民穿的衣服,便骑上快马,直奔突厥大营。

    不到片刻,他们便来到了突厥大营的外围,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翻身下马,向辕门走去。

    他们知道,这次可以说的九死一生,只要被颉利识破,那就难逃一死,不过他们没有后悔,为主公而死,那是无上的荣耀。

    刚走了几步,前方便传来一声大喝。

    “站住。”

    话落,一队突厥士兵快速上前,将豹骑两人围了起来。

    “你们是干什么的?胆敢闯我们大营?”为首的一个突厥将领厉声吼道。

    豹骑队员对视了一眼,左边那个笑了笑,说道:“我乃秃鹫大人手下,这次有要事来禀报可汗,你们快点闪开。”

    秃鹫?那为首的将领有些疑惑,他根本就不知道秃鹫是谁?也没有听说过,因为秃鹫的身份是绝对保密的,整个突厥都没有几个人知道。

    但看眼前这两人,样子不想是说谎,而且还气势逼人,应该不像是假的,就算是假的,也不敢闯辕门啊。

    想了想,这将领皱着眉头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

    说完,他转身向可汗大帐跑去。

    大帐里染着篝火,将四周照的通天大亮,中间还有几个舞姬扭动着身姿,不停的向颉利示好,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一旁,历风端坐在位子上,双目紧阖,右手扶着拐杖,就像是老僧入定一般,对周围的事物丝毫都不上心。

    这突厥将领大步上前,中途避开舞姬,半跪在颉利身前说道:“可汗,外面来了两个人,说是要求见您。”

    话音刚落,历风鬼使神差的睁开了眼睛,他眸子慢慢眯了起来,显然在思索些什么。

    可颉利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双手不停的在舞姬玉盘处抚摸,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大笑,一脸得意。

    历风像是有些厌烦了,盯着颉利说道:“有重要的事情,你先停一下。”

    这话像是打扰了颉利的雅兴,他冷哼一声,手中动作却还是没有停下来,瞥了一眼历风说道:“有什么事情啊?”

    历风没有理会,而是看向那将领问道:“那两个是什么人?”

    刚才被打扰,颉利的兴致本就不高,听见问话,他顿时明白了,一把推开那舞姬,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将领不敢直视可汗的目光,紧紧的低着头,说道:“外面来了两个人,说是秃鹫派来的,属下……”

    秃鹫?颉利喃喃了一句,转头看向历风,似乎是想看出点什么。

    这时,历风也看了过来,皱着眉头说道:“秃鹫这次派人来,不知道什么意思啊?还是先见见吧?”

    颉利其实也猜不透,但见大祭司都发话了,便淡淡道:“去把那两人来进来。”

    将领应了一声是,转身便离去了。

    颉利又转头看向一众舞姬,挥手示意退下,这次来的还不知道是什么人,要是让别人看到那些舞姬,难免会有点尴尬。

    看到这一幕,历风总算有些满意了,这可汗虽说贪财好色,但谈到正事的时候,还算是能管得住那根东西。

    片刻后,大帐被掀开。

    刚才那个突厥将领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大汉,这便是豹骑队员了。

    他们先是在四周扫了一圈,见王座上坐着一个大汉,猜想那就是可汗了,便快步上前,做了突厥人的礼仪:“拜见可汗。”

    第一印象往往是最重要的,颉利看见这两人如此恭敬,还行的突厥人礼仪,心中不免有些高兴,挥手大笑道:“都起来吧。”

    从这两个豹骑队员进帐以来,历风都一直在观察,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但是有看不出来,只好继续在一旁观察。

    那两个豹骑队员起身,随后从腰间掏出一封信,恭敬的说道:“可汗,这是我家主人托我送给您的。”

    说着,他缓缓上前,就准备将信呈上去。

    然而就在这时,历风终于发现了不对,他连忙大喝:“等等,你不能上去。”

    这声音让大帐内所有人都是一惊,齐齐看向历风,最终还是颉利先开口问道:“大祭司,你这是什么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