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 正文 第220章 疲劳过度

正文 第220章 疲劳过度

    李愔一头黑线,连忙转过头,尴尬一笑道:“我什么时候偷看了?”

    “偷看就偷看,还不承认?”后面传来姐姐结衣的声音。

    嘿。

    就李愔这暴脾气。

    什么叫偷看不敢承认。

    我明明是怕你们难堪。

    现在倒过来说我了。

    他一脸不服的转过头,当看见那两块布的时候,脸色有些尴尬:“我就看了,怎么着吧?”

    姐妹花脸色一红,对视一眼,姐姐结衣说道:“主人,你怎么一点都不讲道理?刚才不是说不看的吗?”

    刚才是说不看的,可那是刚才了。

    再说谁让你们发出声音的。

    李愔心中暗自鄙夷了一番。

    连忙说道:“那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说完,他转移话题道:“对了,你们为什么要剪下这个东西?有什么用?”

    姐妹俩也没有在继续追问,对视一眼,都有些不好意思,最后还是姐姐结衣说道:“这是我们草原的传统,第一次都要保留。”

    这个传统在李愔还没有来到唐朝的时候倒也听说过,但没有想到草原上也有,这次算是看眼了。

    见两女都已经收拾好,他说道:“既然都弄好了,那我们出发吧?”

    姐妹花点点头,将各自红布揣起来。

    “你们俩扶着她们,也一起走吧。”李愔转头看向那两个女子说道。

    那两个女子有些失望,但还是遵从李愔的号令,扶着姐妹花向帐外走去。

    刚出帐外,李愔便看见一队队虎豹骑守在帐口,约有上百人,曹纯还站中间。

    “主公,你这么快就出来了。”曹纯大步上前问道。

    什么叫这么快就出来了?

    李愔有些疑惑,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同样身为男人,曹纯不相信主公不懂什么意思,但一看其身后的四名女子,他马上恍然,主公这是疲劳过度啊,怪不得,怪不得啊。

    他眸子一转,尴尬笑道:“没什么,没什么,主公休息好就行。”

    “莫名其妙。”

    李愔被这家伙的一番话搞得有些头大,一扫周围,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不让虎豹骑去准备出发,守在我这里干什么?”

    “这个……”曹纯犹豫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解释道:“这是为了保护主公啊。”

    “你认为有人能伤害我吗?”李愔白了曹纯一眼,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也难得在继续多问,说道:“马上所有人去准备,一盏茶之后,出发。”

    曹纯尴尬的点点头,一挥手,带领着所有的虎豹骑离开了。

    “上马车吧。”李愔扫了一眼旁边的马车,对姐妹花说道。

    看着马车,姐妹花心中流着一股暖意。

    她们以前可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在没有被掳掠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每天骑马,要不就是放牧,那里坐过马车?

    当然草原上也没有这种东西。

    她们以前听说过,马车是非常奢侈的东西,在中原只有大户人家,或者皇亲国戚才能享用。

    她们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坐上。

    “主人,草原可没有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姐姐结衣有些疑惑的问道。

    其实李愔也不知道这玩意怎么来的,当初他只是吩咐曹纯弄一个,说的时候也没有想那么多,结果这家伙还真弄来了,不得不说这家伙是个人才。

    “我也不知道啊。”李愔随口解释了一句。

    姐姐结衣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虽然没有坐过这玩意,但是也知道这马车一定很贵,从草原上没有就可以说明问题。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草原上没有马车,完全是不需要,这么大的地方,直接骑马不就好了,还更加方便。

    但同时也因为这个原因,让两姐妹更加感激李愔,眼眶泪水都在打转。

    “主人,奴婢这一辈子都是主人的人。”

    “姐姐说的对,主人对我们这么好,我们姐妹一定不会辜负主人的期望。”

    李愔嘴角一抽,他都不知道哪里对这两姐妹好了,就是弄了个马车而已啊,再说这个马车也不是自己弄的。

    不过既然这对姐妹花都表态了,他也只有厚脸皮接受,安抚道:“没事的,这都是小事。”

    这话虽然说的不轻不淡,但姐妹花似乎很受用,满眼星光的看着李愔,就像在看心目中的大英雄一样。

    看时间差不多了,李愔淡淡一笑:“差不多了,上马车吧。”

    姐妹花点点头,互相搀扶着,向马车蹬去。

    不过毕竟是有伤,她们腿脚有些不方便,还是在随侍的两个女子帮助下,她们才顺利的蹬上马车。

    刚刚上车,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传来。

    李愔下意识转头,看见罗樱带着程处默正朝这边大步走来。

    看这架势,他就知道有事发生。

    这程处默一看就是被罗樱拉过来的。

    至于为什么拉过来,肯定是和刚才的事情有关。

    既然猜测和刚才的事情有关,李愔自然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淡淡一笑,上前说道:“樱儿,你怎么来了?”

    一听樱儿,程处默先是愣了一下,他转头看向罗樱,后者则是怎么都没有说,只打了个眼色。

    程处默也不好在继续问,乖乖的站在一旁。

    “刚才那两个女人呢?”罗樱不答反问。

    李愔不知道她指的是那两个女人,刚才可是四个女人。

    不过就算是知道,他也不可能说出来。

    “你说的是谁?”他只好继续装蒜。

    这可让罗樱有些怒了,她气的腮帮子圆鼓鼓:“刚才我可是听说有两个女人进了你的大帐,你还护着她们?”

    原来这丫头指的是那两个侍女啊。

    李愔这下是明白了。

    不过就算是侍女,也不能告诉罗樱啊。

    他可是知道这妮子的暴脾气,一旦发怒,很有可能活撕了那两个侍女。

    本来都已经在突厥受尽了苦难,在被罗樱欺负一下,那还活不活?

    那对姐妹花还好说,养好伤之后,罗樱肯定打不过。

    但他现在有些担心那两个侍女,怎么说都是大唐百姓,他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两个女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