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 正文 第341章 残酷之处

正文 第341章 残酷之处

    他自己也没有任何怨言,因为他知道,这是军人的宿命,同时也是虎豹骑的残酷之处。

    要是虎豹骑没有这么残酷,他反而不会参加,能够训练出这样的部队,才能剿灭突厥。

    对于这,他没有任何怨言,只是怨自己没有成功晋级。

    “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失败?”

    丰州城将士一脸不忿的向天大吼,控诉着心中的不甘。

    他并不是想要博取他人的同情,也不是想要让眼前的放他一马,只是有些不甘,仅此而已。

    但就是如此,豹骑队员也同样没有打算放过他。

    豹骑队员高举唐刀,一言不发,向他的脖颈砍去。

    这是宿命,这是军人的宿命,只要想要加入虎豹骑,那就必须要经受这样的考验。

    丰州城将士也知道宿命在此,紧闭着双眼,等待宿命的制裁。

    一旁围观的丰州城将士也不禁动容,眼前的丰州城将士不正是他们的写照吗?

    他们也同样是要加入虎豹骑的选手,要是失败了,那就和场中这个丰州城将士一样。

    他们有些不甘,不甘同伴就这样被杀。

    就仅仅是参赛,不应该就这样被杀啊。

    “住手……”

    “不要啊……”

    “不要杀他……”

    围观的丰州城将士纷纷大吼。

    他们现在救场中的丰州城将士,那就是在救他们自己。

    因为他们不知道等一下会有几个人能通过,要是不能通过,那是否也和场中这个丰州城将士一样,死在对手手中?

    他们都不怕死,但是就怕死的没有价值。

    但,这个早已经就有规定的。

    就算他们在大声呼喊,也是没有一点作用,曹纯没有发话的情况下,谁都救不了。

    那豹骑队员环视了一圈呼喊的丰州城将士,脸上不带丝毫表情,手中唐刀还是向下砍去。

    “等等……”

    忽然,一声大吼响起。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顿,就连那举着唐刀的豹骑队员也是愣在原地,唐刀在半空中顿住。

    一时间,所有人都循着声音望去。

    说话的竟然是李愔。

    没有人能够想到,说话的人竟然是李愔。

    所有人都怔在原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才幽幽响起。

    “主帅,你这是……”

    说话的正是曹纯,他有些不解李愔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虎豹骑竞选大赛本来就是残酷的,这在敢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所有人都知道。

    只要输掉比赛,那就是要死的。

    怎么现在主帅要阻拦?

    他有点想不通?

    不光曹纯想不通,那些本以为要死掉的丰州城将士也是一脸懵逼。

    他们本来以为那个豹骑队员要杀了他们队友,现在却被虎豹骑主帅,也就是梁王李愔拦截下来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看向李愔,带着不解。

    “主帅,你这是?”

    曹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李愔并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场中,一脸凝重道:“本王知道大家的心愿都是加入虎豹骑。”

    “虎豹骑是有严格的选拔,但是不应该视人命为草芥,只要同意认输,就应该放过。”

    身为现代人,李愔心中还是不能容忍这种漠视生命的存在。

    在者说了,这仅仅是个选拔,没有必要把人杀死,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就算输了,以后这些人还能在丰州城守护城池嘛,以后有机会,说不定还能够参加虎豹骑。

    听到李愔的话,最激动的还是丰州城士兵。

    他们当时参加选拔的时候,基本上都已经做好的随时赴死的准备,也知道压根没有后路。

    现在听到李愔的话,瞬间感觉人生还有一条路。

    这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一条生路啊。

    “多谢殿下……”

    “多谢殿下……”

    “多谢殿下……”

    丰州城将士个个都面露激动之色,有的甚至跪伏在地,一脸的激动。

    场中的那个丰州城将士更是一脸亢奋,甚至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等确定没有听错之后,直接跪在地上,大声呼喊李愔的名字。

    曹纯没有想到,殿下就这几句话,竟然能引起场中如此大的反应,他其实对于这些丰州城将士也有一些怜悯之心。

    毕竟都是曾经在一起作战过的战友嘛,可虎豹骑有有虎豹骑的规矩,没有主帅发话,他也没有办法。

    可刚刚主帅发话了,那他也是有些动容。

    毕竟这些丰州城将士也和他们虎豹骑一起上过战场,没有必要生死相对。

    “主帅,您看接下来怎么办?”曹纯转头看向李愔,有些迟疑的问道。

    他虽说刚才听见是李愔制止了豹骑队员,但是他现在还是没有摸清李愔的心中想法。

    李愔也没有墨迹,直接道:“接下来只要有一方认输,或者被打败,战斗就必须停止,不能伤害其性命。”

    虽说比试就是战场,但是这毕竟不是真正的战场,没有必要以死相博,再说,丰州城将士和虎豹骑将士都属于是战友,曾经还一起剿灭过突厥,完全没有成这样。

    曹纯也是比较认同这一观点,点点头道:“主公说的是,本来这个规矩是在虎豹骑刚刚成立的时候定下的,必须要主帅才能修改,属下虽说也有点不满,但却不敢触及霉头。”

    不用说,这规矩一定是曹老板定下的。

    李愔心知肚明,虽说他并没有见过曹老板,但从各种史书和电视剧上面,都能看到曹老板的心狠手辣。

    不过,这个手段的确有点太心狠手辣了。

    “曹纯……”李愔转头看向曹纯,一脸凝重道:“你按照本王刚才的命令在宣布一下,让大家都听真。”

    他不想让无辜的军人惨死,最主要的是,现在大唐也不富裕啊,要是在死些将士们,那对大唐也是个损失。

    曹纯没有想过这些,不过他心中也是有些怜悯之心的,点点头后,他转身看向众将士,大喝道:“主帅有令,接下来只要有一方认输,或者被打败,战斗就必须停止,不能伤害其性命。”

    话音刚落,场中便惊呼成一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