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22章 这是一只白狐

正文 第22章 这是一只白狐

    “这药不对。”

    她之前买药的时候没发现,直到将药放在手中,才看出不同来,里面居然掺和了一些晒干的野草。

    小安子也看出了问题,手指轻轻拿起一根草,“这是给养吃的,这不是药。”

    他跟着之前那个骗子时,对方老婆养的几只羊,都是他负责喂的,所以对这种野草,他很容易就看出来了。

    可恶的药材贩子!

    禾夏气的不清,幸亏她家里还有一点存货,要是把这些假药用到动物身上,不光好不了,还会延误病情。

    若是有病人去抓药,对方也用一些假药凑合,这不是害人吗?

    她当天就把药材又装上车,气呼呼的就要回去讨公道。

    老云头不明所以,听她一说,也铁青着脸,打骂那些人干的不是人事,若不是还要看家,他绝对会帮着找上门去。

    禾夏知道他性子爆,把小安子留下陪着他,说自己去去就来,这才下了山。

    很快,她将几袋子草药扔到了那家药铺的柜台上,高声道:“叫你们掌柜的出来!”

    几个小伙计见状,脸上纷纷露出嫌弃之色,问了几句后,就开始不耐烦的赶人,道:“别在这找事,我们掌柜的不在家!”

    一见他们这神色,禾夏就冷了几声,看起来这家铺子是经常被人找来啊,竟一点都不惊讶。

    正常情况下,有人拿着刚买的药材回来,还说找他们的掌柜的,对方不应该先问问什么事吗?

    “不在家?那你跟我说,这是白芷吗?还有这个,这是石斛草吗?这个板蓝根也不对,都是你们用野草根子混装的!”

    她拿着两根野草,气呼呼的非要让对方给个解释。

    周围还有几个来买药的,见状纷纷围了上来,但他们都是普通百姓,根本就不认识什么白芷和石斛的,听名字倒挺熟,但是晒干了的草就认不出了。

    但是,见禾夏这么一个干干净净的姑娘,提着几袋子草药来闹事,便也觉得这里头不简单,大多是药铺骗人的,所以很快就指指点点了起来,看向那个伙计的目光,也带了丝怀疑。

    “你们这不会是骗人的吧?可不能拿草根自糊弄咱们啊。”

    “就是,我老婆着了风寒,你要是给我假药,我可是要上门来找你的!”

    周围几个抓药的百姓越来越生气,甚至有人刚抓了药没付银子,直接连药都不要了,回头就走,还说道:“你们这不靠谱,我还是去别家买吧。”

    他这一走,剩下那几个人也走了。

    伙计一看顾客都弄丢了,便愈发不耐烦起来,将禾夏那几袋子药扔到地上,道:“快走,再不走我可要报官了。”

    呵,这年头,卖假药的都这么嚣张吗?

    她还没说要报官呢,居然恶人先告状……

    “报官好啊。”

    她悠然的靠在柜台边上,随手指着其中一个小伙计,道:“你快去报官,本姑奶奶就在这等着你,看看官府怎么惩治你们这假药铺子!”

    对方本来见禾夏是年轻女子,以为吓唬一句就走了,见她居然不吃这一套,几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眼中都露出一丝复杂之色来。

    其中一人上来拉着她的胳膊,低声道:“姑娘,借一步说话。”

    禾夏虽然是女子,但她力气大呀,一点都不像古代柔柔弱弱的女人,见这个伙计这样,直接将胳膊肘一扫,撞在对方的身上,厉声道:“有什么事不能当面说?快去报官!”

    那人被她大力的一撞,腰间传来一阵剧痛,龇牙咧嘴的揉了揉,眼中闪过一丝烦躁,却只能耐着性子,道:“姑娘,行个方便,我们赔您点银子,您可不能影响我们做生意呀。”

    他表面陪着笑,心里却骂个不停,心想怎么这姑娘长得好看,性子却是个野的,软硬不吃啊。

    禾夏冷笑连连,“你们还想做生意?今天不给个说法,你一根草药都别想卖出去!”

    那几人更急了,索性一起从柜台里出来,硬是将禾夏拖到了门外,哗啦一下上了门板,直接闭门不出了。

    从门缝里传出来一句话,“姑娘快走吧,我们关门盘点了,你根本就不是在我们药铺买的药……”

    他们掌柜的交代了,药材都掺野草根子,一般百姓看不出来,只会觉得药性不够,只要有识货的人来闹事,能哄就哄,不能哄就索性关门,人走了再开门迎客,反正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怎么算都挣钱。

    而且,他们卖药材,都是银货两讫,买完就走,没有凭证,报官也不怕。

    禾夏望着关的严严实实的大门,只觉得自己三观被震得稀碎。

    她以现代人的思维,想着这件事报官,自己手里没证据,也只能认倒霉,冲着门口扯着嗓子叫骂,又不是自己的风格,恨恨的撇了几下嘴,这才转身往回走。

    回去得好好想想,她就不信想不出办法对付他们。

    走过一条街道,她正想雇个马车,眼睛却被一个男人吸引住了。

    对方正牵着一条白色的狗在前面走,看狗狗走路的样子,有气无力的,皮包着骨头,瘦的厉害,显然是得了病。

    她连忙快走了几步,打算上前问问情况,谁知眼睛一落到那只狗身上,登时怔住了……

    这哪儿是狗狗呀,分明是一只白狐!

    而且,这只白狐的品种非常稀有,在现代时,曾在一本动物百科全书中,看到过介绍。

    白狐很少见,她几次进出山林中, 也没有碰到一只,不知道是她村后山上根本就没有狐狸,还是它们太狡猾了,轻易不出来。

    她一直对狐狸的性格很好奇,自从有了能跟动物沟通的能力后,也想了解一下狐狸的内心是什么样的。

    所以,她大着胆子上前打招呼,“公子,请问,它怎么了?”

    禾夏指着那只白狐,白狐见有陌生人靠近,明显的身子缩了缩,尾巴夹在两条腿间,显出一副受惊的样子来。

    “哦,这是我养的宠物,前几天跑出去受了重伤,正要给它找大夫治病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