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50章 老狗报信

正文 第50章 老狗报信

    很快,陈氏听完儿子的哭诉,将大房二房都叫了来,一脸寒霜。

    “都是你养的女儿!看看把老三给害的!”

    陈氏当着禾学武和俞氏的面,气的老脸上青筋乱跳,眸光里的怒火蹭蹭的往外冒。

    禾学武一向是愚孝,听老母发怒,大气都不敢出,俞氏也低着头,丧眉耷眼的坐着,二房的卢氏偷偷抿嘴看热闹,梁氏则心疼夫君受伤,一边抹泪一边骂禾夏。

    “当初就不该留下她!”

    陈氏恨恨道:“若不是担心影响老三的名声,我早就把她弄死了,女娃子一点用都没有,赔钱货!”

    禾学武一张脸苦的跟包子似的,只能小声附和,道:“娘,您别生气,都是儿子无用。”

    他知道,自从禾夏嫁出去,又开了动物园水族馆,狠狠挣了一笔银子后,母亲就一直眼红,恨那些银子白便宜了云家的,又恨禾夏不曾来看望过她,如今揪着老三在动物园碰钉子的事,就都爆发出来了。

    “哼!你自然无用!你这个媳妇更没用,自己生出来的丫头,叫你去说她,你倒是去了,可后来呢?死丫头还不照样不把娘家放在眼里?”

    陈氏气呼呼的骂完,狠毒的眼光看向俞氏,见对方依旧受气小媳妇的样子,更觉一腔怒火没处发,直接伸手过去,使劲在对方身上拧了一把。

    “啊……”

    俞氏受不住疼,连忙往后躲,眼中泪水顿时流了下来,“婆母息怒,其实……夏丫头是恨我们没照顾好她,若是当初您不扔了她,她也不会……”

    “啪!”

    话没说完,禾学武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怒声道:“娘说你,你就听着,还敢顶嘴?”

    俞氏抽了抽鼻子,捂着脸彻底不做声了。

    陈氏却越发生气,伸手点在她身上,一个劲的数落,最后索性坐到了地上,双手不住地在大腿上拍打着,嚎道:“都是我老婆子没用啊,养下这帮不肖子孙来,媳妇也不听话,我活着还有什么用啊……”

    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最后又说自己病了也舍不得买药吃,而禾夏却可以大把大把的赚银子,将自己说的可怜无助。

    禾老三坐在椅子上,见状忙安慰她,讨好道:“娘,您为我们哥三劳碌了一辈子了,老了也不能让您享福,我们对不住您啊。”

    他这么一说,禾学武脸上更挂不住了,恨声道:“罢了!死丫头,我就当从来没生过她!”

    俞氏一看他如此决然,张了张嘴,但始终没说什么,眼神是一如既往的惊惧。

    卢氏是个置身事外的,她本无需说话,但涉及到禾夏,她心里就往外冒酸水,凭什么傻丫头能把买卖做的那么好,自己在镇子上的猪肉铺子却不死不活的?

    “哼,婆母您别伤心,既然夏丫头不认咱们,那咱们也不能便宜了她,定要让她知道教训才行。”

    梁氏一听,连忙附和,道:“对,得让那丫头吃点苦头,不过最好别让她抓到什么把柄,夫君可是要科考的呀。”

    陈氏的脑袋瓜子一转悠,点头道:“你放心,不会牵扯到三儿的。”

    一家人从刚开始的哭闹,到后来的平静,最后凑在一起,由陈氏主导,梁氏和卢氏帮腔,商量着怎么给禾夏使绊子。

    院子里风声忽起,刮得地上的落叶一阵阵乱飞。

    院墙角落处,响起一阵铁链子哗啦啦的声音,老黑狗从地上站了起来,几下挣脱了锁链,跑到矮墙边费劲一跃,很快就落在外面的地上。

    它顺着乡间的路径直狂奔,凭借着自己超灵敏的嗅觉,一路往禾家的院子而来,它要找到那个姑娘,给她报个信。

    禾夏此时正睡得香甜,忽然听见后窗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些熟悉的语气逐渐靠近,她顿时清醒了过来,披衣下床走了出去。

    “汪汪……”

    老黑狗跑的气喘,停在禾夏的院门口,焦急的叫喊了几声,随后就看到一个娇柔婀娜的身影走了过来,眼中不由得一亮。

    “姑娘……”

    禾夏一听就知道是动物,她能分辨出人和动物的声音,黑夜里看不清,她一边朝着声音的来源走,一边在脑中思索什么时候听过这个声音。

    很快,看清了老黑狗的样子,同时也想到了,这正是禾家那条狗。

    当初自己第一次跟它说话,得知陈氏对它不好,曾让它去咬人,后来被打了一顿,差点打死,只是她嫁出去后,也没机会去讨它,就算是讨,禾家人也不会给的,没想到今天它忽然自己跑了来。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禾夏心里一阵不安,连忙给黑狗开门,将它引进了院子。

    “姑娘,那个死老太婆不是东西,她正跟家里人商量怎么害你呢……”

    黑狗的嘴一张一合的,将自己听来的都告诉了禾夏,最后他们好像商量出用什么毒药,好像是要撒在动物园里,想让禾夏的园子留下一地死尸。

    黑狗听得不全,但意思说完了,禾夏脸色难看的厉害,手指头气的抖动不已。

    “太恶毒了……”

    她觉得,自己就算极尽想象,也没办法想到对方作恶的底线,若不是亲耳听到这些话,她不会相信一个有血缘至亲的人,会做出这样恶毒的事来。

    动物园是她的心血和事业,他们这是占不到便宜,就要把她的一切都毁了吗?

    “谢谢你跑来告诉我,以后我会特别注意的。”

    禾夏低头摸着黑狗的头,动作轻柔。

    黑狗任由她摸着,眼中有些朦胧,小声道:“我不想回去了,姑娘,能让我留在你身边吗?”

    禾夏想都不想就同意了,很快就给它安排在御鬼旁边的一个地方,说先让它住下,翌日给他做个窝。

    黑狗摇着尾巴,高兴极了,走到御鬼的那个柴房,看着地上软软的稻草,幸福道:“这里太好了,我再也不用受那个老太婆的打骂了。”

    在禾家多年,陈氏给它留下的阴影,是一辈子都灭不掉的,这些话没有人能听懂,它只能默默忍受,直到认识了这位禾夏姑娘,它才得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