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63章 性情古怪的太医

正文 第63章 性情古怪的太医

    美妇跟她寒暄了几句,便说了娘家的情况,她娘家是淮南的苗家,家中有位当知府的二叔,因此在当地很有声望。

    并且,那里有位姓张的老太医医术高超,很多疑难病症经他的手医治,大多都会痊愈。

    禾夏一听激动坏了,眼前顿时冒光,拉着对方说了说云墨生的症状,又说了当地大夫束手无策的情况。

    最后,二人都觉得,唯有找到那太医或许可以有救。

    但苗夫人说完后想起一件事情,面有难色道:“虽然我早已远嫁,但也听说娘家那位太医性情有点古怪,一般人怕是请不到他。”

    “知府大人请他,也不行吗?”

    禾夏一愣之下相问。

    苗夫人微微叹气,“漫说知府,就连朝廷一二品大员要见他一面也难,不过……有时他高兴了,贫寒人家找上门,他分文不取也给人家治病。”

    有个性。

    禾夏听完对方的讲述,脑中就出现了这个词。

    不过,世外高人大多性情孤僻,若说刚开始禾夏还对那位太医的医术 有所怀疑,如今倒是更信了几分。

    当地大夫都找遍了,耽误了好几天,云墨生的病一直没见好,如今也唯有去淮南一试了。

    跟对方说了自己要去淮南的想法后,苗夫人眼眸低垂,略想了想,含笑道:“淮南路远,禾姑娘人生地不熟的,若是不嫌弃,我可以给二叔写信,让你暂住苗府。”

    毕竟是知府,府邸宽敞房间众多,而且也可以给写封推荐信,拿着去找那位太医,胜算大些。

    禾夏自是喜不自胜,当下就跟苗夫人道谢,对方却摆手制止,道:“禾姑娘是小白的救命恩人,能有机会替姑娘做点事,也算替小白报答恩人了。”

    在别人眼中,不过一只猫儿罢了,但这猫儿却是她的心头之宝,她眼看着小白从一只刚出生的小猫,长到如今憨态可掬的模样,一起经历了多少世事,她是要给小白养老的。

    很快,美妇给她写了家书,附上自己随身的物件,让她拿着南下。

    事不宜迟,禾夏很快就去了一家书铺,跟店家买了一份大虞朝的地形图,以及淮南当地的舆图。

    又买了不少路上可能用的东西,叫了辆马车装上,回了山上的院子,跟老云头和云墨生一说,二人都表示可以远去求医。

    只是,淮南路远,要走水路,老云头不便跟他们一起前往,禾夏便叮嘱他留在家中看照院子。

    趁着天还没黑,禾夏只身上山,找到些小动物,跟它们说自己要远下一事,并说归期未定。

    之前她没想到云墨生的病这样严重,以为在当地就能治好,不过是养几天的事,动物园还要继续开的,所以只给它们说暂时关闭园子。

    如今既然要离开好久,自然要跟它们告别的。

    动物们一听,各个的眼中都有不舍和依恋,它们这几天正想再去动物园找她呢,没想到她就来告知了这么一个消息,它们顿时无精打采的。

    不过,跟禾夏相处久了,动物们也都通了人性,知道她的夫君为了救她而病重,如今好不容易得知有人能医治他的病,自然要去的,最后也便理解了。

    禾夏跟它们告别后,在大家的目视下缓缓下山。

    当晚,吃过饭后她给云墨生擦拭完身子,让他睡了,才将两份舆图拿在灯下看,打算好好看看这古代的地图。

    在古代行远路,没有舆图是不行的。

    两份舆图都是用羊皮制成的,表面暗黄,字迹粗糙,河川山脉弯弯曲曲的呈现在上面,跟现代精准清晰的地图完全不同。

    禾夏很快找到了荣城的标志,又将淮南离荣城的路线画了出来,看了看最近的一条路,黑眸中光彩闪烁,神情肃然。

    之前看过很多古代野史,她知道远行赶路的人路上经常会遇到突发事件,山路有劫匪路霸,水路也有抢劫的亡命徒,这一趟几千里远,得把所有的风险都考虑到。

    而且船只也落后,万一遇上风暴海浪之类的,还得想好各种安全措施,还有云墨生的病,万一在路上严重了,或者又感染了风寒……

    太多未知情况了,想了半天,她只觉得头昏的很。

    不知什么时候,夜风渐渐凉了,吹的院外的落叶窣窣响动,偶尔有一两只寒鸦飞过,掠过孤寂的夜空。

    忽然,禾夏觉得自己肩头一沉,一件厚厚的披风披了下来,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影。

    “娘子。”

    云墨生脸色依旧苍白,他慢慢起身,忍着背上的疼痛和胸腔里的不适,将披风披在她肩上,目光温柔缱眷,“我的病,让你费心了。”

    禾夏溢出一丝笑意,清秀的小脸上两排睫毛忽闪了几下,像两只轻盈的蝴蝶,轻启朱唇道:“还说这个干什么……”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云墨生为了抱住她的名声而认了禾家的算计,又舍命将她从歹人手中救了出来,如今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会放任他不管。

    云墨生才站起来一会儿,额头就冒出了虚汗,俊美的脸上病容明显,如玉的眉目中更添了些柔弱,让人忍不出心生怜惜。

    禾夏近距离看他,不得不感叹,长得这么帅,自制力稍微差些的女子,都想用命去呵护他,虽说她前世见了那么多帅哥,仍然认为云墨生的颜,世间少有。

    二人在灯下坐了一会儿,云墨生也看了看舆图上的地方,指出了几个必经之路上,被禾夏忽略掉的小关卡。

    路上带不了很多食物,吃几天后,是要上岸采购的,所以每个关卡对他们来说都至关重要,因为很可能由于算计不到,所以船上的食物不够抵达下一个关卡,那就要饿肚子了。

    禾夏顺着云墨生骨节分明的手指看去,听他讲解舆图上的各个地名,还有路上的打算,不由得心生佩服,赞道:“夫君,没想到你平时打猎为生,看舆图却这么专业。”

    这专业程度,堪比古代军队中掌握全军万马的军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