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69章 绝处逢生

正文 第69章 绝处逢生

    “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了。”

    云墨生头一次生出害怕禾夏离开的念头,将她抱得很紧,直到体内那种难受的感觉再次袭来,他才将手放开。

    旁边的船夫夫妇看了,纷纷将脸扭到了一边,眼中笑意明显。

    他们也曾有过新婚甜蜜的时候,自然明白这种感觉。

    禾夏被放开后,才不好意思的理了理头发,转移话题说起以后的打算。

    他们在河边等了许久,并没有船只经过,后来离得很远看到了一艘船,但在他们费力的呼喊之后,船上的人似乎并没有停留的意思,船夫有些着急了。

    期间,云墨生又昏迷了,禾夏怕他着凉,一直往火堆里添柴火。

    夜幕降临,云墨生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船夫二人也暂时放弃了去河边拦船只的想法,跟禾夏捡来不少柴草和树枝,搭了个简易的棚子。

    为了夜里也能烤火,二人跟禾夏轮流睡觉。

    翌日,天刚蒙蒙亮,附近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禾夏顿时清醒,揉了揉眼睛往外伸头一看,那妇人一边往火堆添柴,一边笑道:“姑娘你被吵醒了?这是路过的一小队士兵,他们来河边取水了。”

    禾夏哦了一声,并没往心里去,打算再钻回去,却忽然听到船夫跟其中一人的对话。

    ……

    不远处,船夫正在岸边走动,见了那取水的士兵,随口问道:“军爷,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一个长相普通的士兵一边将身上的水壶挨个解下来,一边笑道:“我们是负责边疆运粮的,正要去兰花村装军需粮食。”

    他说完,手中一个水壶投入河中,咕噜噜的很快就装满了一壶,然后又拿起另一个,旁边几个人腰上同样有十几个水壶。

    他们一路运粮,途径有水的地方,都是要将水壶装满的。

    兰花村这个名字钻进禾夏的耳中,她听见对方是运粮的,又想到过几天正好是自己跟运粮官约定好半个月给压缩食品的日子了,眼中顿时冒出欣喜。

    没想到,还能在半路上碰见他们!

    赶紧跑过去,拉着其中一个士兵,急切道:“我是禾夏,你们的粮官在哪儿?我要见他!”

    那人一愣,抬头看了看禾夏的脸,眼中顿时溢出惊讶,“禾姑娘,你……怎么在这呀?”

    旁边几个取水的人也看过来,都认出了禾夏,脸上全是惊讶。

    她不是应该在兰花村吗?

    禾夏简单将情况跟众人说了一声,又怕对方担心拿不到压缩食品,解释道:“你们的压缩饼干和肉干,家里已经准备好了,去了我义父自然会给你们。”

    果然,一说这话,众人放了心,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皱眉道:“你们的船破了,看样子是走不了了,不如等我们回来,看能不能帮忙打捞上来。”

    船夫一听,顿时欣喜异常,运粮队伍少说也有上百人,一起打捞的话,他的船就有救了。

    他跟运粮官商定,若是赶在他们装粮回来之前,还找不到人帮忙打捞船只的话,就让他们帮忙,对方自然欣然应允。

    因为粮官已经行出去几十里了,他们因为取水所以才落在了后面,不易跟禾夏说太多,船夫帮着将水壶灌满后,他们起身就要告辞。

    临走,禾夏眼珠一转,连忙叫住他们,道:“再麻烦你件事,船只破了,就算捞上来也还要修,我们还是想走旱路,能不能把我家的马一起带来?”

    那人一听,含笑道:“那有啥难的,禾姑娘给我们帮了这么大忙,这是顺手的事,而且咱们要经过淮南,你们可以跟着队伍一起走,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禾夏一听这话,更是高兴,忙点头应了。

    云墨生的病不能耽误,早一天找到那个张太医,就多一分胜算。

    船夫夫妇也表示赞同,比起走水路,还是跟着军队走旱路更安全些。

    送走了几个人,他们心里顿时踏实了不少。

    回想落水的经过,这可真是绝处逢生了。

    船夫白天还会在河边拦截船只,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碰到相熟的船夫,但几天过去并没遇见。

    陌生船只很少有在这种地方靠岸的,就算被他拦下一个,一听要帮忙打捞船只,也摆手表示无能为力。

    几天后,一队运粮士兵终于出现在附近的官路上,十几个人牵着马车往这边走来,为首的二人正是那天去禾家家中的黑白两位粮官。

    他们身后还跟了很长的一队士兵,马车上满满的都是从兰花村装来的食物。

    见了禾夏,彼此寒暄一番,禾夏又问了问老云头的情况,得知家里一切安好,也就放心了。

    两位粮官很快就问清了船只触礁的地方,招呼众人下水寻船。

    士兵们都是会水的,众人拿着各色工具,绳索钩子一起上,很快将沉下去的船只拖了上来。

    船上一片狼藉,帆布都破了,船夫二人神情有些落寞,看着自己赖以生存的船,忍着伤心收拾上面的东西。

    禾夏钻进船舱,想将行李拿出来,但进去一看就傻了眼,到处都是水淋淋的,扒拉半天,只扒到几只碗,还有一小部分银锭子,衣裳也被水冲走了一多半,食物更是一点都不见了。

    船夫夫妇的东西,也被水冲的差不多了,禾夏安慰了对方一番,又给了点银子,让他们去附近的镇上置办点吃的,然后再找工匠来修船。

    她只能出主意,对方知道她着急赶路治病,千恩万谢之后说自己去镇上,催着他们赶紧走。

    禾夏这才领着人走向他们睡觉的帐篷,让人帮忙把云墨生抬到马车上。

    那个脸黑的粮官一见云墨生的病容,眉头又皱了起来,眼底有些复杂的神色,看着众人将他往车上放,走到禾夏身边,忽然问道:“禾姑娘,冒昧问一下,您夫君之前可从过军?”

    禾夏一愣,本能的摇了摇头,“我夫君家是猎户,他身体不好,并未从军。”

    她说完这话,黑脸粮官才点了点头,又看了看云墨生的方向,喃喃道:“怎么会这么像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