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70章 医治战马

正文 第70章 医治战马

    “像谁?”

    禾夏正要去照顾云墨生,听见这话,随口就问了一句。

    那人晃神,这才反应过来,笑道:“没什么,是我认错了人……”

    天下相像的人也多了,认错人是常有的事,禾夏回头,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她都忘了问对方有没有把御鬼带来了。

    赶紧问了问,对方脸上顿时显出一丝赧色,朝队伍后面指了指,一脸尴尬道:“禾姑娘,不好意思啊,我们一路运粮,这战马病倒了两三匹,这……实在没办法,就让您的马替我们拉了一车压缩肉干。”

    不怪他尴尬,没想到自己这专门运粮的战马,还不如禾姑娘家里养的马儿壮实。

    禾夏并没说什么,抬腿就往队伍后面走去,果然看到御鬼身上套了马鞍,后面拉了一大车的东西。

    粮官生怕她生气,笑着夸赞道:“禾姑娘,您这马真是良驹,赶路太累了,别的马儿都有休息,但它却一直那么精神。”

    说着,二人已经走到了御鬼身边。

    禾夏摸了摸御鬼的头,对方立刻激动起来,嘴巴一张一合的:“姑娘,我主人怎么样了?”

    “放心吧,我们一起去淮南,一定能把他的病治好。”

    禾夏将脸贴在御鬼的脸上,手抚摸着它的头,语气温柔。

    粮官愣了愣,心想这姑娘果然善良,对一匹马都这么温柔,明明是个畜生,她却有耐心跟它说话。

    想到禾夏的惊世才能,他也只能跟自己说,有大才之人性情也与旁人不同些。

    忽然,禾夏听到了几匹马儿打响鼻的声音,听着这声音特别不舒服,她抬眼往后一看,几匹骏马正蔫头耷脑的站着,一看就生病了。

    “这几匹马病了,不给它们看病吗?”

    禾夏有些疑惑,按说运粮队伍里应该有应急的草药才对呀。

    粮官一听,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随后笑道:“畜生生病嘛,挨几天就好了,实在不行的就只能杀了吃肉,军中给人吃的草药都是有定例的,哪儿能匀给它们吃呀。”

    一看他那无所谓的样子,禾夏心里一顿生气,语气也有些不满,道:“这是战马,虽然没有跟将士们上战场杀敌,但是每天运粮,也有苦劳的,病了就要治,眼睁睁看着它们自生自灭,这太残忍了。”

    粮官缩了缩嘴,无意跟她争,解释道:“禾姑娘,您没上过战场,您不了解情况,只有领将和几个副将的战马病了,才有资格找军医医治,一是军中缺药材,二来这军医也少啊……”

    说完,他眼中有些无奈。

    他也不是狠心之人,若是有条件,他怎么会放任马儿病死呢?

    禾夏见他这样,才消了消气,走到其中一匹病马前驻足,观察了下马儿的表现,心里就大概有了数。

    “我会给马儿治病,让我试试吧。”

    说完,她四处看了看,找了一点草药,放在口中嚼了嚼,放在马儿的鼻子下闻了,轻轻掰开马嘴就将药送了进去。

    神奇的是,那马并未吐出,而是嚼了嚼直接咽了下去。

    这一幕不光看得粮官目瞪口呆,就连附近几个士兵都凑了过来。

    很快,那马儿耸了耸鼻子,一副舒服的样子,半天也没再甩头打响鼻。

    “真是神了,禾姑娘,你还有这一手呢,可比咱们军营里的军医还厉害。”

    有人出声夸赞,神情都是惊讶,这几匹病马病恹恹了好几天了,他们都以为得一直拖下去,就算能治好,也不会这么快,要不是亲眼看到禾夏医治,他们是说什么都不会信的。

    禾夏又用同样的方法,给另外两匹病马治了,才笑道:“正好这附近有对症的药材,也是这几匹马运气好,它们从来没吃过药,身上一点抗药性都没有,所以我一用药,就立刻见效了,不过还得每日给它们喂药,吃上三五天就好了。”

    粮官自然希望战马能好过来,毕竟将禾姑娘夫妇俩送到淮南后,人家的马儿就不能替他们干活了,少了马拉车,严重影响他们运粮的速度。

    当下,粮官指挥几个手下,按照禾夏的吩咐,在附近采集了足够路上用的几种药,这才开始上路。

    禾夏这才有空登上云墨生那辆马车,那车上拉了半车压缩饼干,空出来半个车厢,上面还盖了棚子,里面有老云头给装的干粮。

    知道是粮官特意给自己安排好的,禾夏谢过对方后,给云墨生喂了点水。

    这里离淮南还有六七天的路程,大部分路都很平坦,只有一两天的路程是山路,每当山路行走时,车子就有些颠簸。

    禾夏一直在观察云墨生的脸色,见他走山路时脸色会微微变化,似乎有些不舒服,所以将他的身体轻轻抬起,半个身子搭在自己的腿上,尽量减少他的痛苦。

    偶尔停下吃饭,禾夏跟两个粮官随意交谈,期间对他们多了些了解。

    那个黑脸的粮官从军时间最长,也是这队人当中的领头的,白脸的则是去年刚从军的新人,胜在脑子灵活,踏实肯干,所以年初时从一个普通士兵,升级当了粮官副手。

    “你们边关经常打仗吗?”

    禾夏对边关的战事,还是很好奇的。

    “说不准,最近将军说让多准备粮草,跟敌军还有一场死战。”

    黑脸粮官说起打仗的事,满脸沉重。

    最冷的时候,他们跟敌军曾有过几次对战,被对方打胜了几次,差一点就失去了一座城池,幸亏禾姑娘的压缩食品刚运到前线,跟敌军对战了一整天没换人,这才将对方逼退了上百里地。

    不过,眼看着敌军做了修整,又有重整旗鼓的打算,原本他们也不怕,但……

    偏偏他们这边的战神主将失踪了,唉……

    古代战争的残酷,禾夏只在书本上和电视剧中看过,想到自己如今离战事这么近,她有种恍惚的感觉。

    现代的安稳生活,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

    如果,可以的话,她想用自己的力量,稍稍改变一下当代百姓的处境,禾夏有一下没一下的啃着干粮,眸光清澈而悠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