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77章 我们拜把子吧

正文 第77章 我们拜把子吧

    “快看,它动了!”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见那兔子眼中神采多了些,同时四肢微微颤动,看样子是想尝试着站起来。

    张太医激动坏了,他张大嘴巴,双手使劲攥着,好像这样也能将自己的力气过度给那个兔子似的。

    禾夏似乎并不惊讶,她刚才用的药量比一般情况多些,这是给兔子催吐的,如今它动,是因为胃里难受。

    又过了一会,那兔子果然颤巍巍的趴在了地上,头朝下难受的张开嘴,吐出不少黑乎乎的东西来。

    禾夏又将剩下的药给对方喂了,两个人蹲着守了兔子一会儿,见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精神了起来,甚至还掉头吃了几根青草。

    “哎呀!活了!”

    张太医使劲拍了拍手,看着禾夏的眼睛,目光里满是崇拜。

    禾夏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张爷爷,说来惭愧,我只会给动物治病,夫君的病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还是您的医术高。”

    如今兔子被治好了,她得赶紧带对方去苗府,云墨生还不知道醒了没有呢。

    但对方却没听懂她话中的含义,似乎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笑眯眯道:“都说术业有专攻,我能给人治病,却不会给畜生治啊,既然你会的我不会,我会的你又不会,那还分什么谁高谁低?”

    禾夏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开口道:“不纠结这个了,咱还是……”

    “姑娘,我跟你拜把子吧?”

    张太医根本没听见她说什么,眉飞色舞的看着她的脸,眼中是艳羡无比的神色。

    只要跟这个姑娘拜了把子,她的兽医医术,自己是不是也能学来了?

    到时候他不光治人厉害,治畜生们也是一绝。

    动物们不像人那样聒噪,他学会了兽医,可以安安静静的治病,沉浸在治愈生灵的过程中,哎呀那可太爽了。

    之前这老头子说出什么话来,禾夏都没有这一次来的惊讶,她看着对方的神色,见他目光诚挚,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这才显出囧色,道:“张爷爷,您这岁数……”

    她这话一出,对方愣住了,随后脸上现出难过的神色,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丧着脸道:“你是不是嫌弃我老了!”

    禾夏看着地上老小孩一样的人,顿时没了主意,她叹了口气,妥协一步,道:“这样吧,拜把子倒像是江湖好汉,我一个小姑娘就不弄这个了,张爷爷若是不嫌弃,我们可以做朋友。”

    权当忘年交了。

    对方一听,眼珠转了转,这才停止了牢骚,勉强接受了这个提议,“那好吧,我现在就跟你去治你夫君的病,不过你可得跟我探讨兽医之道。”

    “行。”

    禾夏长出一口气,痛快的应下了。

    二人回到苗府时,天色已经不早了,门房按规矩问清了来人的身份,脸上顿时显出震惊的神色,忙将大门敞开的最大,将二人迎了进去。

    之后,那门房在后面大声喊来一个下人,说府上的客人将张太医请来了,让对方赶紧去上茶伺候。

    他声音很高,院中不少下人都听到了,脸上均现出震惊的神色,目光毫无保留的往张太医身上看去。

    一看这些人的神色,禾夏又一次见证了张太医的赫赫名声,不动声色将对方引到后面的客房。

    几个下人也早已进去上茶了。

    云墨生并没醒来,床上的他还是呈现出禾夏临走时的姿势。

    张太医还没看病人,见上茶的几个下人倒完了茶还磨蹭着不肯走,揪着胡子不悦道:“兔崽子们,看什么看?给我出去!”

    “是,是……”

    几个下人一愣,顿时缩了缩脖子,躬身退了出去。

    出去后,他们一个个激动的不得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能见到张太医老爷子的真容,这可够他们炫耀一阵子的了。

    就是,这老爷子的形象……

    嗯,没准世外高人都这样不拘小节吧。

    看到这一幕,禾夏心头又升起些疑惑,眨了眨眼睛,问道:“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这知府大人的下人,眼光可高着呢,张爷爷,您在宫里时,也肯定不是一般的太医吧?”

    上一世,她看过不少古装剧,知道这个太医院里,等级也是很森严的,有专门伺候皇上的,还有给一般妃子们看病的,越是厉害的太医,越难被人请动。

    对方一听这话,眼中神色有些神秘起来,请他出诊的人很多都对宫里的一切好奇,也问过类似的问题,不过他都懒得回答。

    不过,既然跟这姑娘是朋友了,他总得给些面子,捋了捋胡子,故作深沉道:“爷爷我做了几年太医院院首,伺候过皇上,后来新皇即位,先帝薨逝,我变辞官归乡了。”

    禾夏眼中又多了几分敬意,这个级别的太医,居然被自己请到了,看来云墨生的病有救了。

    对方却以为她在震惊自己的院首职位,轻哼了一声,不屑的挑挑眉,揪着胡子,用教训的口吻道:“什么院首不院首的,都是虚名,你能治得了别人不能治的病,那才是真本事。”

    说着,他就来到了床边。

    谁知,低头一看,脸色顿时变了变。

    禾夏以为是云墨生的病太严重,忙担心道:“张爷爷,您可别告诉我,夫君这病治不好了呀……”

    就在这时,云墨生微微转醒,他入眼看到一个人影,以为是禾夏,正要开口说话,面前的景致逐渐清晰起来,居然是一个白胡子老头,他顿时愣住了,随后掩口轻咳了几声。

    没想到这个白胡子老头,在看清楚他这张脸后,神情忽然就激动起来,也没听见他说什么话,就拿着一双眼睛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个没完。

    “您是……张太医?”

    云墨生想到睡前曾听禾夏说今天去请太医的事。

    不过,这人的神情怎么如此怪异?

    他本能的皱眉,他长得不吓人吧,怎么这老太医这样看自己?

    “哦……公子,老头子我再看看你的伤。”

    张太医晃神,听到云墨生叫他,才恢复正常,上前给他查看伤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