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92章 实力不允许低调啊

正文 第92章 实力不允许低调啊

    “你看那蹄子,又哈巴狗似的跟着那外来户了。”

    开业的前一天,禾夏做了不少糕点和饮品,以便明日能满足去店里购买的食客,兰芝小姐自然喜滋滋的,一整天都缠着禾夏,还没到吃饭的点,她的小肚子就鼓鼓的了,所以路过的红翡姐妹不忿,看着对方的身影,语气酸溜溜的。

    翠墨性子软些,平时只一味听姐姐的话,见姐姐不喜四妹了,她也不敢说话,只拉着她的胳膊,小声道:“姐,如今二叔二婶正喜欢那位禾姑娘呢,你可千万别惹事。”

    红翡使劲白了她一眼,不忿道:“她算哪门子的姑娘?咱们才是这府上的正头小姐。”

    翠墨没敢顶嘴,低垂眼眸沉默了一会儿,想到爹娘昨晚在房中说话,依稀在说以后那两个新铺子里也有他们的股份之类的问题,她再看这个犟驴似的大姐,隐隐觉得,她再跟禾姑娘作对,迟早得吃一亏。

    ……

    翌日开业,苗府半个府邸的人都去了城中两个铺子里,云墨生也将前几天买好的大鞭炮拿出来放,一时间留香居和蜜饮大碗茶的名字响彻淮南城。

    禾夏早就料到今天来的人会不少,却没想到还是低谷了苗家的影响力。

    不光冲着义父来的一大帮官员子弟,还有茶叶生意有往来的那些客商们,再就是大房三房的亲戚和高朋,就连苗家自己都认不太全的人都到场祝贺了。

    幸亏苗夫人有先见之明,早就让府上的几个账房先生将桌子凳子设在了铺子门口,单管收取礼金。

    留香居和蜜饮大碗茶比邻而居,那收礼的桌子正好设在两铺子之间,即显眼又不至于当着道,但还是在桌子周围围了一大圈人。

    禾夏做足了准备工作,真到了开张这天,她倒不算最忙的,只偶尔有伙计拿不准了,才来讨她一个主意。

    她微笑着穿梭在人群之间,偷眼瞧了瞧那临时账房的位置。

    桌子两面分别坐了两个中年男人,神情严肃衣裳整齐,其中一个收了礼金,仔细核对了银票和来人姓名,再交于桌对面那个人。

    另外那人小心翼翼将银票收在面前的箱子里,四四方方的一个黑檀木箱子,打开的瞬间禾夏拿眼睛看过去,里头都快满了。

    她不由得咋舌,这会计和出纳的责任重大呀。

    苗家三个老爷领着众人到处参观,但来的大多都是男人们,他们对于那些香甜的糕点不感兴趣,只客套的说了几句好话,又浅尝辄止的品了品那些奶茶,眼中这才露出些许赞赏和艳羡来。

    苗家地位摆在这了,所以来人都是能拽上几句的,一个多时辰过去了,三位老爷听那些好话,听了有一箩筐,直听得脑袋瓜子嗡嗡的。

    临近晌午,苗大人这才让人将客人们都领到了早就定好的酒楼,又是在那里一番周旋。

    禾夏还要照顾生意,她自然是走不开的。

    云墨生本也不想去,但苗文韶非说他人品好样貌佳,不去作陪涨涨苗府的面子,实在说不过去,他这才被硬拽着走了。

    趁着吃饭是个空隙,禾夏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喝了口巧儿递过来的茶,对苗夫人道:“干娘,今天的场面可真大。”

    苗夫人笑了笑,道:“就这还有好多没能赶来的呢,老爷的很多同年都想来,但他们大多在外任上,等赶到淮南,早过了正头日子了,还有些老爷觉得关系一般,没有通知到的,若是咱开业再往后拖几天,怕是这条街都要叫官府出动衙役维持秩序。”

    苗夫人说这些话时,神色并没有得意之色,禾夏知道她说的是实情。

    怎么说呢?

    她自己总结了下对方话中的精髓,意思就是:我们也想低调来着,但是实力不允许呀。

    禾夏在心里叹气,心想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本来不过是带夫君看个病,如今病好的差不多了,却阴差阳错的跟知府大人认了干亲。

    想到今天义父当着众人的面几次提到自己的名字,她也接受了很多来自各个方位的不同目光。

    甚至有些热情健谈的,上前跟禾夏套近乎,酸文假醋的扯了半天,禾夏笑的脸都要僵了。

    她心里明白,若是这个时代有网络,她可算是个大网红了吧。

    这个时代的某些规矩,比现代更繁琐,比如这给开业人家送贺礼一事,几乎都是赶早,临近中午就没人了,更没有下午来送贺礼的,所以两个账房先生也将一天的收成交了上去。

    由于放银票的箱子锁上了,账房想交钥匙让主家查账,但三房夫人家中有事临时回去了,她这头不在,苗夫人就让晚上一起去主屋。

    毕竟,账本上有三家的亲朋,各人维持的关系,贺礼银子也该归各人,共同的亲戚随的礼,那就三家平分。

    足够公平了。

    忙活了一天,禾夏准备的那些东西都卖掉了,还有很多没买到的,眼中都是失落,听伙计们说明日还有更多,这才高兴离去。

    熙熙攘攘的人群退去,禾夏让人关上铺子,坐马车回府。

    众人在一起吃了顿热热闹闹的饭后,苗家三房的主子们便端正坐好,让人去叫账房先生进来,要当众分账了。

    本来这种事,禾夏夫妇是没立场参与的,但因为今天分完了贺礼,还要分两个铺子的进账,所以她和云墨生也被留了下来。

    一听禾夏二人也能参与分钱的事,红翡隐忍了一天的情绪,彻底被激发出来了,她也不走,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父亲,道:“爹!”

    大房老爷身材微胖,平时没啥本事,整日就是遛鸟听戏,不过指着手底下几个老人帮他张罗正事,再就是这种分银子的大事上他才出面,此刻见长女一脸不快,满脸都是疑惑。

    他神经大条,并不知道女儿们之间的那些小口角。

    红翡一看他的神色,怒而将眼神转向苗大人,扁扁嘴,道:“二叔,禾夏毕竟是外人呀,咱家分账的事,怎么能让她看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