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99章 当堂辩证

正文 第99章 当堂辩证

    三人在房间说了一盏茶的话,禾夏心里便有数了。

    若是她预料没错,这件事多半是同行的手笔。

    故意让人买了苗家茶坊的花茶,然后就说吃坏了肚子,再装装样子在茶坊门口闹一回,先将苗家的声誉败坏了,然后就去官府。

    这是商场上最普通的竞争手段之一了。

    她将推理出这件事的因头说给二位。

    首先她敢确保花茶喝不坏人,后来又提醒对方,真正拉肚子拉出血的人,怎么会大着嗓门在铺子门口闹事。

    再者他们一没有提赔偿治病的银子,也没有找上苗家茶坊主事的讨说法,竟直接去衙门递了诉纸,明摆着是冲着让他们关门大吉的意思。

    两位老爷听禾夏将这桩糟心事拆开了细细说来,心头阴霾顿时烟消云散。

    “混账东西,肯定是姓于的那家茶坊干的!”

    大老爷一拍桌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的。

    三老爷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他眯着眼点点头,又抹了抹自己那稀疏的胡子,幽幽道:“也或许是姓张的那家茶坊呢,那家伙年轻时就小偷小摸,发迹后装的人模狗样的,哼,到底不是正经做派!”

    “也没准是姓刘的那家呢?看着老实的,不一定靠谱……”

    城中做茶坊的人家不多,两人将同行几乎猜了个遍,最后也没猜出究竟是谁在背后使黑手。

    禾夏任凭他们猜忌,见二人说完了,才淡淡道:“不管是谁,如今我们心里有了底,就不怕他们诬陷,趁着对方以为咱还不知情,赶紧派人去通知义父,让将这个案子尽快受理。”

    府里很快就派出一辆马车,以给苗大人送衣裳为由进了知府衙门,同时,还有一个腿脚快的小厮去了家中旗下几个茶坊,带了禾夏的一句口信去。

    不出一个时辰,知府下属衙门的人就来苗家传唤,让去跟告状者当庭辩证。

    因禾夏也是在茶坊那分红的,所以她跟着苗家两位老爷一起去了,还将常来府上诊病的一位大夫也叫上了。

    衙门的人很是客气,不仅一点没催,反而还给安排了马车,直行到衙门附近才让人下了车,做做样子按规矩升堂。

    堂下已经有好几个人了,其中一人听见脚步声响,回头看了看,伸出手指就指向了苗家两位老爷,高声道:“大人,就是他们的茶坊,我就是在苗家茶坊买的花茶!”

    禾夏嘴角冷笑,看他这中气十足的样子,真不像生病的,暗忖这古代讹人的技术这么拙劣吗?

    好歹装的像点呀。

    她按规制见过了审案的官员,对方跟苗大人是同僚,自然对苗家的人礼遇有加,虽没明显表现出偏袒,神情却缓和不少。

    “大人,还是先让这位大夫,给他诊诊脉吧。”

    禾夏回头看向带来的大夫,对方会意,立刻上前禀明身份,并说出自己所在的医馆。

    堂上官员点头,示意他诊病。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男人一看大夫朝他伸手,顿时慌了,他怎么都不肯将手腕露出来,眼底眸光乱闪。

    看他这副没底气的样子,堂上官员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本就对他没什么耐心,见他畏畏缩缩,顿时大拍惊堂木,喝道:“再推诿拖延,大刑伺候!”

    一句话让他吓得打了个寒战,脊背都哆嗦开了,跟他同来的那几人也面面相觑,眼底一派死寂。

    他们此刻很是后悔,干嘛为了几两银子的赏银,就答应耍花招败坏苗家茶坊的名声呢?

    弄这么大动静,怕是收不了场了。

    很快,在禾夏的连连质问,和官员的严厉注视下,几个人很快就兜不住了,纷纷跪下来磕头,说刘家茶坊的人找到他们,想让他们去苗家茶坊门口闹,若是将苗家名声搞臭了,就给他们二十两银子做谢礼。

    为首装肚子疼的那位,更是脸色颓然,连磕了好几个头,额头上都磕出血来了。

    大老爷气的脸红,怒目瞪着他们骂了个狗血喷头,三老爷更是抬脚就踹了过去。

    最后,刘家的主使者被带到了堂上,三相对峙之下,很快就定了罪,将铺子关了,处罚金后再收监。

    而且,在禾夏的提议下,堂上判几个出头被人当枪使的,当天在脖子上挂了牌子,去苗家茶坊门口大声道歉,跟百姓说明情况,几个人按照禾夏的说辞,变着花样的将自己骂了个够,足足两个时辰,直说的口角带沫,声音嘶哑,这才奄奄一息的收工。

    名声总算是回来了,之前误会过苗家茶坊的百姓纷纷愧疚,当天茶坊的花茶大卖,算下来比之前三天卖的银子还多。

    晚上回府,苗大人听两个兄弟绘声绘色将大堂上一案转述,眉眼带笑,眼神赞赏,直接发话让厨房准备一大桌丰盛的美食,大家即兴来了个家宴。

    为了表示对禾夏的看重,苗大人特意跟两个兄弟说了,他们家的姑娘们都大了,应该多在屋里学学刺绣女红,少出来抛头露面。

    所以,饭桌上禾夏面对的都是一张张笑脸,再也没有红翡几人的酸溜溜的话了。

    过了几天,苗府有远方亲戚拜访,是在邻县做茶的,家中祖辈联络有亲,近几年也经常走动,尤其是那个叫宋云骆的年轻男子,更是生就一副七巧玲珑心,每回来都要带很多礼物,将苗府上上下下都照顾到了。

    苗大人虽说对这个远房的后辈没多少亲切感,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热乎乎的脸贴上来,他也不好端着架子,又怕被人说当官后看不上穷亲戚,也便大面上过得去,还给他准备了一桌接风宴。

    禾夏和 云墨生自然也受邀出席了。

    当晚,厨房一通忙活,将宴席摆在会客厅,禾夏二人落座后,才看到了这位远客的真容。

    虽然宋云骆家中早已败落,但还有早年间的底子,所以出门穿的倒还体面,身边还带着个丫鬟。

    他一身玉树临风,说话温文尔雅,端的是翩翩公子的模样,但禾夏仔细看他的眼睛,却从里头看出了一丝算计的目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