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100章 下作手段

正文 第100章 下作手段

    听说禾夏懂得茶苗的培育技术,和花茶的制作方法,宋云骆落座后,几句话就将话题引到了她身上,话里话外透露出想学技术的意思。

    云墨生悄悄捏了捏禾夏的手心,低声道:“你看这个人,印象怎么样?”

    禾夏低头,轻轻凑近他的脸,就这喝茶的功夫,轻声道:“实在不怎么样,心里的欲望都写在脸上了。”

    谁知,正在跟苗大人笑着说话的宋云骆却眼尖地看到了禾夏二人的互动,轻笑着举起酒杯,朗声道:“听苗叔父说,禾姑娘跟云公子是郎才女貌琴瑟和鸣,如今看来,真是羡煞人了。”

    他意指二人动作亲密,换做一般的女子,怎么也得装着害羞一下,红着脸蛋低下头的样子,但这点酸话都不够禾夏塞牙缝的,她柔柔笑着,跟云墨生深情对视了一眼,淡淡道:“宋公子客气了。”

    说完,她端正坐好,目不斜视,脸上有淡淡的冷意。

    明显不想跟他多话。

    对方见状,也不生气,依旧笑的坦然,扭脸看向云墨生,见他一张脸英俊不凡,身姿飘逸气质脱俗,眼中微微闪过一丝讶异。

    但他很快就调整正常,将就杯子端的高了些,道:“叔父和禾姑娘都看重的人,自然人品贵重品行高洁,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在下敬公子一杯。”

    一句话拍了好几个人的马屁,禾夏默默听着,心中暗忖,果真是精于此道的。

    怪不得他茶坊生意做不大,原来心思都放在用口才扩展人脉攀附关系上了。

    云墨生这个人性情淡然,别人若是平常心待他,他才相处自在舒服,但若是接连奉承,他便不自在了。

    更何况……

    张太医说了,他喝药期间不适合喝酒,怕是要驳人家的面子了。

    他这一顿,身边的苗大老爷很快反应过来,大咧咧的将宋云骆酒杯压了呀,笑着解释道:“贤侄有所不知,云公子身子不爽,不能饮酒的。”

    宋云骆这才恍然大悟,呵呵笑了几声,默默放下酒杯,打了声哈哈,趁着跟众人说话的空子,暗中仔细将云墨生打量了几眼。

    见他虽然长得风华绝世,但确实有些微病色,心下不知转了几个弯,眼底竟然现出些暗喜来。

    一顿饭吃的挺别扭,禾夏和云墨生都不太习惯被人虚伪的捧着,禾夏见时辰差不多了,才起身跟苗大人和两位老爷告罪,推说云墨生喝药时间到了,二人双双告退。

    苗大人点头,笑着让他们先走。

    宋云骆眉头一蹙,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冲着禾夏离开的方向,赶着问道:“禾姑娘,不知明日你是否有空……在下……想讨教一下茶道中事。”

    禾夏和云墨生的身影同时顿住,禾夏不急着回他,却将眼光看向云墨生。

    对方轻笑睨着他,不紧不慢道:“宋公子,适才在下就要提醒你的,这是我娘子,你这称呼不合适。”

    他这一来,就叫了禾夏两声禾姑娘了,明知她已嫁为人妇,还这般称呼,是在恶心谁?

    宋云骆一怔,他没想到云墨生会这样直白的纠正他的口误,尴尬的笑了几声,道:“不知二位明日是否有空,给在下指点一二呢?”

    “指点不敢当,互相学习罢了。”

    禾夏声音平淡,脸色漠然,虽然心里十分不喜,但看在苗家的份上,也算是勉强应下了。

    翌日,刚用过早饭,巧儿就从外头进来,说宋公子来拜访禾夏和云墨生。

    真是牛皮糖,脸皮也够厚。

    禾夏心里翻了个白眼,跟云墨生交换了个无奈的眼神,这才叫人进来。

    宋云骆笑着走进门,身后还跟了个身穿一身蜜合色衣衫的婢女,看着那女子十七八岁年纪,长相平平,但眼角微挑,给这张普通的脸增了几分颜色,她亦步亦趋跟在宋云骆身后,给人感觉,是个服侍多年的人。

    巧儿给上了茶,恭敬的退到禾夏身后立着,悄悄打量了下宋云骆身后的婢女,眼神有些怪异。

    宋云骆到底是精于跟人打交道的,虽然禾夏二人淡淡的,但他却能自己将气氛搞得挺融洽。

    说到了培育茶苗和制作花茶上,禾夏也没藏私,将自己跟苗家的人讲的那些干货说了出来,对方听得连连点头,眼中都是敬佩,不时提出问题,得到解答后更是拍手称赞。

    “夫人真真是水晶心肝的妙人,在下经营茶坊多年,生意场上也见过几个奇女子,但……不怕你们说我故意夸嘴,竟是没有一个人能与夫人您相提并论的。”

    说完,还故作坦荡的扫向禾夏的脸,眼神炙热,心底却有些发痒。

    禾夏已经自动对他的话开启了屏蔽模式,云墨生冷笑几下,端起茶轻抿着,宋云骆身后那个婢女却忽然身形一动,袖中的手指紧紧地攥了起来。

    最后,禾夏勉强问了几句他邻县茶坊的生意如何,在心里大体上过了一遍,然后随口提点几句,不时看几下旁边的沙漏,希望他赶紧走。

    宋云骆许是发觉气氛有些冷,话题一转,说到了禾夏开的动物园上,起了个头 又打算问个没完。

    云墨生轻轻扶额,好看的眉头微微一蹙。

    他看着脱俗超然,目光却凌厉如炬,很快看出对方看向禾夏的眼神不对劲,那眼神总让他想起在暗处打量着周围动静的野兽的眼睛。

    这个表面热情阳光的宋云骆,外表下藏着一颗什么心呢?

    禾夏有点累了,假借袖子沾了水的空子,抽身去隔壁房间换衣裳。

    巧儿见状,也跟了上去。

    二人刚进门,巧儿就随手将门关好,几步走到禾夏面前,神色暗戳戳的, 神秘道:“姑娘,奴婢多句嘴,外头那个人,可不是什么好货色,他身后那个婢女,也不是个安分的,您最好少跟他来往。”

    禾夏叹了口气,懒洋洋的摊在软塌上,眯着眼睛道:“我的好巧儿,你看不见我都懒得搭理他吗?”

    但奈何对方脸皮厚,也不好张嘴撵他呀。

    巧儿点头,但眼中还有忧色,跟禾夏介绍起外头那个婢女来。

    对方叫乐玉,小小年纪就跟着宋云骆当婢女了,一心一意只想嫁给主子当夫人,暗地里没少对主子身边的女人用各种下作手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