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102章 现世安稳

正文 第102章 现世安稳

    很快,到了老太太寿宴那天。

    一大早就有一个戏班子入府了,老太太被丫鬟们服侍着换了一身绣有百寿图的苏绣大氅,额头上带了姜黄色抹额,正中镶嵌了一颗珍珠,其余的饰物不多,显得老太太端庄肃然。

    她被三个儿子儿媳从后院请出来,悠然的坐在戏台下方的凉棚里听戏,身边几个孙辈绕膝,不时摸摸这个的头,捏捏那个的小脸,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不少。

    禾夏和云墨生坐的位置远些,她见状,微微倾身,在云墨生耳旁,笑着跟对方谈论这一幕天伦之乐。

    午饭已经在忙碌的准备中了,临近晌午时,苗大人将老太太请到了大厅的寿宴上,有大房开始,依次给老太太敬献寿礼。

    大房送的是一架紫檀木百宝插屏,木质莹润厚实,散发着檀香味,老太太自然欢喜,一个劲点头,含笑道:“你们知道我常年礼佛,便用了这檀香木做插屏,也是有心了。”

    若是换成琉璃翡翠之类的东西做插屏,她自然是不喜的,大房老爷和夫人听了赞赏,笑的开心,说母亲喜欢就好,然后又说了几句祝寿的话,便退下了。

    二房苗大人送了一柄犀牛角做成的梳子,苗夫人则拿出自己已经做好的百家凑成的稻糠枕头,笑道:“儿媳祝您青松常建,福寿延绵。”

    老太太看看梳子,有摸了摸那枕头,眼中神色有些激动,眼圈竟红了起来,赞道:“你们都有心了,这个我很喜欢。”

    三房是最小的儿子,不知从哪儿淘换了几珠绿梅来,让人移植在后院老太太房前,说希望这绿梅能给冬日里添添景致。

    虽然如今梅花已谢了,但老太太也喜欢的不得了,一个劲夸小儿子心思精妙,送到她心坎上了。

    其次便是一些孙辈们,在各自送上了自己准备的礼物,不管贵重与否,老太太都赞赏一番。

    禾夏细眼打量着,老太太刚才神色间就有疲色了,但因后头子侄孙辈们还没送完,她只能端着笑容,庄重的坐在那里。

    后头还有与苗家有生意往来的人送礼,和苗大人在官场上的同僚来献礼,吉祥话一套一套的,她且得回应呢。

    看着这一幕,禾夏才理解了她为何独居后院了,定是图清静来的。

    老人家儿女双全了,活了一辈子吃穿不愁的,她索性将一应事物都撒手,只说潜心礼佛,既给苗府增添名声,后辈人也不用整日被规矩拘着,禾夏看透了这一层,不仅赞这个老太太是活明白了。

    就是通透。

    最后,禾夏将做好的抹茶生日蛋糕端出来,放在桌上让老太太给众人分福寿,众人都没见过这物,眼中神色惊讶不已。

    老太太首先尝过后,身子顿时前倾了,看着上面那一层寿比南山的奶油字迹,慈祥的笑了笑,颔首道:“夏丫头,你小小的人儿,竟这般手巧心灵,难为你花心思为我老婆子做寿了。”

    禾夏笑的灿烂,很是官方的夸了老太太几句,虽祝寿词没啥新意,但她那张小脸神采奕奕,眸光流转灿烂,哄得老太太合不拢嘴的。

    一旁的红翡姐妹,见状撇撇嘴,守着老太太,她们少见的没说酸话,只很快喂了不少瓜子水果,试图将老太太的视线分散开。

    最后,众人才看见宋云骆送的寿礼的真颜,是一副松鹤延年的素描画,旁边还有一首祝寿的诗作。

    据他自己说,是找了位潜心画作的世外高人亲笔所画,老太太也笑着让人接了,毫无疏漏的客套了一番。

    云墨生忽然轻笑,扯了下禾夏的袖子,眼神不动声色往外瞟了几眼。

    禾夏奇怪,顺着看过去,才见那个叫乐玉的婢女,正抱着一捆绢布往外走,风吹动布的一角,露出来一架古琴来。

    禾夏瞬间懂了,刚才苗文韶送的就是古琴。

    看来,这位宋云骆为人确实谨慎,知道自己作为远亲,要在最后送礼,又担心跟人家送重了,讨不到喜头,便准备了多个礼物。

    这本来也无可厚非,但想到他最近将自己房间关得严实,生怕泄露自己送的何物,这种做法未免有些小家子气了。

    寿宴轰轰烈烈的闹了一天,晚上只有自家人聚餐,老太太这才撑不住,提前说困了,让人扶着退了场。

    ……

    由于这抹茶做出来的契机十分凑巧,禾夏翌日就开始将做抹茶的想法跟苗大人说了,对方尝过昨日的蛋糕味道,也觉得这一种新茶定十分受欢迎,当场就给茶坊的人说,让禾夏尽管制作,需要银子便跟账房说一声就行。

    很快,淮南周围的茶叶一行,掀起一股抹茶热,没尝过这种味道的人纷纷去买,当然也有不喜欢这个味道的,但胜在苗家茶坊是做出抹茶的第一家,钟情这个味道的人从此专认苗家了。

    留香居的甜点铺子,也多了一味抹茶蛋糕,禾夏手把手的教会了绿荷,让她酌情安排每日销售糕点的口味。

    不少官家小姐喜欢这个味道,将其视为清高独特,一经上市便因其独特口感而大受欢迎。

    蜜饮大杯茶的铺子,也上了一味抹茶口味的奶茶,貌似也会掀起一阵热潮来。

    禾夏听着下面铺子的人每日汇报售卖情况,兴奋的总忍不住搓手,心中一阵阵欢喜。

    照这样下去,月底的分红银子还要翻一番。

    而且,她惊讶的发现,抹茶不光人们喜欢吃,很多食草的动物们也喜欢,她将抹茶撒在草料中,动物们吃的可欢了。

    云墨生最近已经很少去想以前的事情了,他手中还是经常捧着兵书看,但每当禾夏这边有什么事,他定会第一时间赶过去。

    晚上二人灯下夜话,现世安稳。

    翌日他们刚吃过早饭,想出门去动物园逛逛,谁知就见巧儿一脸八卦的跑了进来……

    “姑娘,公子,老爷正在发脾气呢,可吓人了。”

    她神秘兮兮的,眼神往宋云骆的房间方向看去,禾夏瞬间秒懂,道:“是宋云骆跟义父说什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