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108章 这么会玩啊

正文 第108章 这么会玩啊

    禾夏接收到诸多惊艳的目光,却没有出风头的意思,跟苗夫人挽着胳膊,说说笑笑的就走到了庙会外围,打算在岸边歇一下。

    刚坐下说了一会儿话,就见不远处一颗树下围了一圈人,人群中央似乎是辆马车。

    那马车本是拴在树上的,看起来像是来参加庙会的哪位公子哥的车子,禾夏和苗夫人见人群围着车子指指点点的,有些好奇,便走了过去。

    刚过去,就见几个妇人神色古怪,指着马车跟后来的人八卦,道:“跟你说啊,我刚才看见一个年轻女子偷偷跑进来了,我见她鬼鬼祟祟的,以为是个偷儿,就想跟来看看,谁知……啧啧啧……”

    那妇人说了一半,脸上露出不可描述的表情。

    这更引得周围的人好奇,顿时就有人催她赶紧说。

    她一边撇嘴一边摇头,嫌弃道:“谁知这车子忽然就左右摆动了起来,里头似乎……还有个男人……”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顿时眼神明亮,神色激动,跃跃欲试的就差去掀车帘子了。

    一个年轻女子偷偷跑到马车上,里头还有个男人,马车还左右摆动,这……

    这么会玩啊?

    谁啊这是?

    不怪这些人无聊,就连禾夏听了几耳朵后,都对车里的人好奇起来了。

    她环视周围一遭,不得不承认,若是没有那个妇人发现了年轻女子并尾随而来,这个地方还真不容易被发现。

    看这辆马车的式样和上面的挂饰,不像一般人家能买得起的,倒像是富贵人家出行所用,难道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跟爱妾出来,一时兴起情不自禁?

    还是侍女想爬床,在家里不方便,才故意找的这个机会?

    一时间众人说什么的也有。

    马车内却静悄悄的,若不是最先看见的那个妇人一口咬定,说俩人还在里面,人们还以为车子是空的呢。

    终于,刚才跟柳楚楚一起喝酒的几个人歪歪扭扭就过来了,口中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那是陆兄的马车吧,人呢?”

    “哼,肯定是躲酒去了,就他小子鬼精鬼精的……”

    “看我把他揪出来……”

    “咦?这怎么围着这么多人呢?”

    围观的人们一看这情况,满眼的兴奋达到了顶峰,自动给几个醉鬼让开了一条道……

    哗啦一声,车帘直接被扯了下来,其中一个醉酒脸带绯红,眯着眼笑着就要往里头去抓人,谁知里头却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叫。

    所有人的目光被吸引过去,堵在车门前纷纷伸头往里头看。

    一男一女,衣衫半露,男的满脸愤怒,将趴在他腿上的那个女子一推,抓起旁边的外衣就往外走。

    几步跨出去后,他一边穿着衣裳,一边气急败坏让周围的人滚开,丝毫没有被人撞破好事的尴尬,倒像是兴头上被人破坏了兴致,像头即将发怒的狮子。

    这时,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是当地一个盐商,家中有钱有势,族内子弟众多。

    马车里那个女子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被几十双眼睛盯着看,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是见那个男子要走,便顾不得脸红了,将心一横,她连滚带爬就跌了下来,抱着那个人的腿不松开。

    “陆老爷,你答应要让我进府做姨娘的,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禾夏和苗夫人一看她的脸,纷纷愕然。

    居然是乐玉?

    她不是对宋云骆那个人渣一往情深吗?

    苗夫人恨恨的看着她,低声对禾夏道:“这个贱人果然不是个省事的,眼高手低一心想嫁入高门,宋家败了势,眼瞧着她就来找新门路了。”

    姓陆的那个男人神色烦躁,一脚将她踢开,道:“真是晦气!”

    之后就大摇大摆的走了,他有的是银子,这种想要进陆府的女人,隔几天就冒出来一个,他才不稀罕呢。

    乐玉被踢开后,还想过去,但那人已经远去,剩下那些围观的人对着她指指点点,恨不得用吐沫星子将她淹死。

    恍惚之中,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眼中顿时现出惊恐……

    宋云骆。

    他刚才就找不着乐玉了,还以为她见庙会上人多,不知道跑哪儿凑热闹去了,又见这边似乎出了什么事,才过来观看,谁知却目睹了一场如此让他颠覆的事情。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说什么都不相信,一向唯他马首是瞻的婢女,居然跟他人苟合。

    他冷冷对乐玉道:“贱人,我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乐玉眼珠子都直了,看着宋云骆,嘴中喃喃了句什么,之后眼中现出一片死寂,缓缓看了周围一圈看热闹的人群,深吸一口气后,居然冲着树干,一头撞了上去。

    砰的一声,空气中血腥气味散漫开来。

    徒留一阵唏嘘。

    ……

    回程的路上,目睹这场惨状的红翡姐妹还在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苗夫人则冷嗤一声,不许她们再说这种事,毕竟是知府府邸的小姐,背后议论这种下作的女人,她是万万不容许的。

    红翡最懂苗夫人心思,眼珠一转,附和道:“二婶说的是,咱们是什么人呀,那种勾引男人的下贱女子,根本不值得咱们说道。”

    苗夫人没说话。

    她却忽然想到了什么,看了看禾夏,眼中现出一抹算计,语气一转道:“说起来,那个女人也是因为宋家败了势,才转投他人怀抱……禾夏姐姐,听说你夫君最近的病又重了,你……不会嫌弃他吧?”

    她眼神分明带着讥笑,这个时候谈起云墨生的病,其背后的含义可想而知。

    禾夏笑的坦然,“我与夫君情投意合,别说他如今还能说能笑,日前他昏迷不醒的时候,我不是还到处寻医问药吗?”

    苗夫人对禾夏点点头,目光中透出赞许,却对红翡暗暗瞪了一眼。

    对方赶紧低头不语,眸光却闪过一丝窃喜 。

    她就是拼着惹二婶不快,也要将这个话头挑一下,回府后让二婶他们亲眼看见禾夏跟人苟且的证据,看他们还怎么维护她。

    很快,马车缓缓驶进苗府的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