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118章 安排后事

正文 第118章 安排后事

    他以为不相认,自己就不知道他是谁吗?

    云墨生不悦,他对之前的记忆,还没有完全记清,很多人的名字都非常模糊,对面这个女子,他也是想了半天才记得的。

    但是如今他的处境,不适合将身份公开,所以面对对方如此直白的试探,他只能躲。

    云墨生脚步一顿,最终什么也没说,牵着马儿,快步走了。

    上官清河见状,眼底有些碎裂,但也终没在追上去。

    回程的路上,她更加安静,身后的侍女实在忍不住了,上前道:“郡主,要不要跟王爷说说?”

    “不必!”

    郡主拒绝的态度很是坚定,既然他不说,肯定另有隐情,在她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后,暂时不能将这件事公之于众。

    ……

    云墨生牵着御鬼回去,从马厩里走出来时,正看到禾夏抱着还没吃完的东西往这走。

    他笑着迎上去,将她怀中的东西接过,双双往屋里走去。

    “寻药的事,咱们还是尽快吧。”

    云墨生心里不太安心,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好,反正该告别的,我都去过了,临走那天再去一次苗府就行了。”

    禾夏倒是无所谓哪天,反正这边有老云头管着,铺子里都各自安排了掌柜的,最近她也攒了足够花好久的银子,能换个地方看看,也不枉她穿越一趟。

    她当晚就跟动物们告了个别,虽然动物们不舍,但是知道她有重要的事要做,而且自己的生活也已托付给每天前来投喂的那个老头,后来便安心下来了。

    同时,云墨生跟老云头叮嘱了半天,不过是嘱咐他注意身体之类的,反正禾夏留给了他足够花的银子,再说二人找到草药后,还是要回来的。

    老云头知道那草药对他的重要性,为了让他们放心的走,痛快的就答应下来了。

    园子里做长工的那几个伙计们,禾夏分别给他们包了几个红包,一来是让众人安心干活,二来也想让他们帮忙暂时照顾一下老云头。

    可以说,她在安排这些后事上,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翌日去苗府告辞,苗夫人拉着她聊了半天的家常,生怕她这一走就不回来了。

    期间,禾夏意外的听到了被宋家带走的宋云骆的一点事。

    对方回宋家后,被那个老爷子罚跪了一天祠堂,第二天就被安排到了康县,给他盘了个铺子,让他经营茶坊。

    值得一提的是,老爷子雷霆手段,为了在临终前看到第四代人,也为了能让宋家茶坊的生意有个臂膀,费劲牛力让对方娶了当地一个富商的千金。

    只是不知道宋云骆守着下嫁的妻子,日子会不会过的舒心了。

    苗夫人说完,禾夏竟觉得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似乎那个虚伪钻营的宋云骆的身影,已经离开她的生活很久了。

    临近晌午,苗大人特意置办了一场宴席,由于云墨生即将赶好几天的路,为了让他休息好,禾夏自己出席。

    席间,红翡一如既往的说了几句酸话,但是想到禾夏伺候只是名义上的异性小姐,不会再在苗府久住,又碍于二房对她的袒护,所以并没多说什么。

    倒是苗兰芝小姑娘,竟破天荒的哭出来,拉着禾夏的手,一边抽鼻子一边道:“夏姐姐,你在外面,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说了半天感人的话,不一会就哭的小鼻头通红,声音也闷闷的。

    禾夏心中感动,但守着这么多人,她也哭不出来,只好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子,半开玩笑半安慰道:“好了,我又不是不回来,嗯……要不我给你做够一个月的甜点再走?”

    “呸……人家又不是为了吃的!”

    苗兰芝一听,小脸顿时拉下来,腮帮子鼓鼓的,又哭又笑的模样十分可人,惹得其他人也大笑了起来。

    刚吃过饭,苗家旗下的几个铺子的掌柜的得到信,都不约而同的来送行。

    他们几个人之间,有人是早就替东家掌管铺面的,有的是禾夏新提拔上来的,不管哪一种,都受过禾夏的莫大恩惠。

    不管是学会了新的技术,还是懂得了很多生意场的道道,都得益于认识了禾夏这位贵人。

    于情于理,他们都该来送行。

    而绿荷和春香二人,则是禾夏一手调教,从一个苗府的婢女,直接升级成了一家铺子的负责人,可以说,禾夏与她们二人来说,有再造之恩。

    二人在禾夏面前,几乎哭成了泪人。

    禾夏见了这场面,喉咙也有些发紧,但她不太适合离别的情绪,强忍着心里的感动,最后叮嘱了大家一番,将在生意场上一些注意事项,又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

    这些话,都是在现代生意场上,大家都遵循的一些道理,只是这个时代的人,生意场中还没有那么卷,节奏很慢,还没有达到要掌握这些技能的程度。

    她这样一说,众人都有醍醐灌顶的感觉,个个都神情严肃,认真的点头,将她的每个字都记在了心里。

    最后,苗大人要送她几名下人,说路上好有个照应,禾夏硬是给推了。

    她跟云墨生二人,边走边寻找草药,也有体验生活的意思,想怎么走都随着内心,她到底适应不了被人伺候,还是二人一马来的潇洒自在。

    回去后,连着收拾了一夜,翌日二人起了个大早,沐浴着晨曦的光,下山了。

    走到一处田庄,禾夏说去拜别一下张太医,缓缓从村庄路上走着,来到了对方家门口。

    张太医刚起床开门,一眼看到他们整装待发的样子,顿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也没太过惊讶,将二人让到了家里,说了半天话,转身就去了隔壁的药房。

    他虽然不再行医,但是院子里始终有一间小屋用来放药,说是给自己准备的,但是禾夏知道,行医问药那是他一生的情节。

    “这是治跌打损伤的、这是治风寒的、这是治一般毒物咬伤的、这个治腰腿疼……”

    老太医仔细将每一包药都附了张单子,生怕他们弄错了,最后又拿出来一个木头盒子,将他炼制的迷香放到禾夏手中,“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个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