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121章 小院里的月色

正文 第121章 小院里的月色

    云墨生哭笑不得,但还是夸了几句,说她想的长远,帮忙将水缸搬开,挖了个洞,将存放银子的坛子放进去,最后重新将水缸挪过去。

    翌日,二人就忙活开了。

    禾夏做糕点很熟练,车上带的还有不少之前准备的黄油和鸡蛋,将面粉分到好几个小盆里,一道道工序的开始制作。

    云墨生不忍她劳累,自告奋勇去和面,虽然手法笨拙,但胜在他力气大,将好几个面团和得又光滑又有弹性。

    院子有现场的炉灶,虽然是露天的,但用起来很方便,禾夏很快将糕点烤好了,满院飘香。

    云墨生素来不爱吃甜食,但还是美滋滋的吃了一大块蜜枣糕。

    晚上禾夏又在山脚下采了点野菜,用蒜苗和豆豉酱调了汁,野菜蒸熟后裹了一层面粉,再蒸一小会儿,出来的野菜团站着酱汁,咬一口满嘴留香。

    终于能吃到禾夏亲手做的饭菜,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家里,云墨生满眼含笑,如画的眉目里,都是深情。

    翌日,禾夏让云墨生进山去探路,自己则套上马车,跟御鬼一起去附近的镇上卖糕点。

    到了镇上,她找了个不错的位置,将车上的糕点拿下来,支了个小摊,顿时就吸引来不少百姓观看。

    由于她做的糕点式样好看,味道又香浓,所以人们一走近就闻到那股香气了。

    “大家可以免费尝尝。”

    禾夏见百姓们围着,但是都没有出钱买的意思,笑着将每一样糕点都分成了小份,拿木签子叉了,让众人吃。

    “嗯,这个好吃。”

    有个妇人刚吃了一口山药枣糕,就招呼同伴一起尝。

    “还真是呀,比铺子里卖的好。”

    另一个妇人尝着蛋黄酥,很快就想到不久前在铺子里买过一回相似的,不光模样比这个粗糙,味道也差远了。

    “给我称一块大的蜜枣糕。”

    “我也要一块,要这个。”

    “我要那个水晶藕粉糕。”

    很快,大伙就指着自己心仪的糕点,让禾夏给他们称重。

    禾夏也乐呵呵的,麻利的收了银子,临走还给众人多放了点自己炸出来的小麻花。

    一个时辰后,她带来的糕点都卖完了。

    见日头起来了,禾夏从车上搬下来一坛子水,放在地上后,拍了拍御鬼的头,道:“好伙计,你渴坏了吧,快喝点,咱回家休息。”

    御鬼低头喝水,之后喷着鼻子,道:“姑娘,你真厉害,在哪儿都有本事挣到银子。”

    跟禾夏相处这么久,禾夏干什么御鬼都看着,渐渐的也明白人类的一些生存法则了,知道那明晃晃的小疙瘩叫银子,一块块的铜板也是银子的一种,用银子能买很多需要的东西。

    禾夏笑了,将地上的水坛子收了,坐上马车,“咱回家喽。”

    经过个卖花苗的小贩,禾夏又下车买了点花苗,由于附近人们很少有花钱买花苗的,所以对方卖的很便宜,她五文钱就买了一大捆。

    回家后云墨生也到了,他见禾夏买了一捆花苗,也很高兴,帮她搬下来后,就在院中禾夏规划出来的地方刨坑,将小苗一颗颗的种好,最后每棵苗浇了点水,总算将这个工程干完了。

    想象着一个月后苗儿就会开花,到时候满院子花香怡人,禾夏的小脸上都是笑意。

    云墨生看了看她好看的小脸,道:“水缸没水了,我再去挑点。”

    禾夏挥挥手,“好,夫君你去吧,今晚我给你做韭菜炒鸡蛋,还有醋溜藕片,我还买了一块豆腐呢,一会儿用油煎了,可香了……”

    禾夏小嘴叭叭的介绍今天的晚饭,从车上拿下来一篮子青菜豆腐,蹲在灶膛边就开始摘菜。

    想到今晚又能吃到娘子做的好吃的饭菜了,云墨生感觉浑身干劲很足,连之前的咳嗽都很少出现了。

    他从村头的水井里往家挑水,很快将水缸挑满了,禾夏也将菜都准备好,就剩开炒了,他过去帮忙看灶火,一边跟她说着挑水途中遇到的村民,二人一唱一和的画面,像极了相爱多年的老夫妻。

    饭菜炒好后,香味飘出很远。

    今夜的月亮很大,看着这么美的月色,禾夏笑道:“夫君,我们在院子里吃饭怎么样?”

    云墨生自然同意,进屋搬了桌子就放在院中,将碗筷摆好,禾夏把菜从锅里盛出来,二人对坐吃饭,边吃边聊中,云墨生看着禾夏的眼眸,蒙了一层氤氲的雾气。

    这是他的娘子,真好。

    晚上二人入睡,许是禾夏白天太累了,所以身子一挨床板就睡着了。

    云墨生躺在有些硬的床上,看着香甜酣睡的人儿,心里一阵柔软。

    一会儿过后,熟睡中的禾夏忽然翻了个身,小脸直冲着云墨生,白皙柔软的胳膊也不自主的抬起,将被角压在了下面。

    袒露在外的肩头在黑夜中散发着莹润的光,隐隐也有些香气在周围弥漫开来。

    云墨生呼吸滞了滞,那抹莹润对他来说,实在是致命的诱惑。

    他努力让自己稳定心神,缓缓将被角抽出来,给她盖住了那一处春光,但却再也睡不着了。

    他尽量让自己贴着外面睡,将大半个床都留给禾夏。

    翻身冲着外面,强忍着不去回头看对方,眼前是简陋的茅屋,身后是禾夏均匀香甜的呼吸声,忽然他觉得一阵阵心安。

    四更过去,他刚想闭上眼睛睡觉,忽然觉得腰上一沉,似乎被某个东西压住了。

    夜色中,他低头去看,之见禾夏一条腿光溜溜搭在了他的腰上。

    瞬间,他觉得血气上涌,刚刚沉寂的心瞬间沸腾。

    ……

    禾夏不知道云墨生昨晚睡得很纠结,因为她一觉睡到了大天亮,醒来后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旁边的云墨生,已经早起扫院子了。

    “夫君,怎么起这么早?”

    禾夏简单披了个外衣,睡眼惺忪的走到门口,见正拿着笤帚干活的云墨生好像有些精神不济,还怪他不多在床上躺会。

    他们在这又没有客人登门,每天扫这么干净干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