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盛宠:小娇娘她驯夫有道 > 正文 第122章 云禾茶楼

正文 第122章 云禾茶楼

    禾夏又卖了好几天糕点,生意一天比一天好,有时候她一停下马车,就见有人早就在她的摊子旁等着了。

    不过十天的光景,她已经攒了不少银子。

    这天收了摊,她想买点日用品,逛了逛街,忽然发现一家茶楼正在转让。

    她进去一看,里头布置的挺雅静,但里头的茶却是一般,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亮点。

    想到自己在淮南的花茶和甜点,禾夏忽然觉得,她可以将那些东西都融合进茶楼里,很快找上了茶楼主人,谈起了接手一事。

    这茶楼是半新的,接手后要重新粉刷一下,禾夏用一百多两银子就将茶楼买了下来。

    打算这家茶楼起个名字,就叫云禾茶楼。

    结合了她跟云墨生二人的姓氏,她跟对方说过后,对方不假思索道:“行,反正都听你安排就是。”

    她通过村长,找了几个村里的人,给粉刷了下茶楼,然后定制了招牌,几天后放了好几盘鞭炮,云禾茶楼正是开业了。

    花茶在这段期间已经准备好了,禾夏将最新的花茶上了架,雇了几个伙计在附近宣传,然后还跟陶瓷铺子谈了笔生意,让铺子按她的草图给烧制一批有特色的茶具。

    糕点的生意,在茶楼也能做,虽然初期茶楼来喝茶的人不多,但每天进来买糕点的却是不少,这样一看,她的茶楼很是热闹。

    禾夏做茶楼的生意很佛系,几乎在这条街上最早关门的一家,每天太阳还没下山,茶楼就关门上板了。

    不是她懒,而是她得抽出跟云墨生寻找草药的时间来,毕竟他们来的目的,就是要寻找九死还魂草。

    这期间云墨生已经跟几个樵夫问好了上山的路,禾夏换了身利落的衣裳,垮了一个篮子就跟他上了山。

    山中道路难行,云墨生体贴的在前面开路,遇到荆棘替她砍了,山石多的地方还伸手拉她一把,所以禾夏倒没觉得太累。

    走了一会,二人快到半山腰了,正好有个较为平坦的地方可休息,云墨生将禾夏扶到一棵树下,自己拿着镰刀去上面探路。

    禾夏在树下坐了,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回头一看,从一旁的草丛中露出一颗小脑袋。

    她一阵高兴,笑着伸出手去,将对方引来,才弄破手指,在对方身上抹了一下……

    “小东西,在这还有什么动物?”

    小兔子歪着脑袋看她,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很快就眯起眼睛,道:“动物可多了,但这山又高又大,猎户们走到半山腰就累坏了,所以动物们大多在上头。”

    “你见过这种草吗?”

    禾夏点点头,听到这里的动物们生活的很好,心里莫名有些安定,拿出张太医给她的那张图,在对方面前摊开。

    小兔子好奇的看着上面的草,眼中现出一丝疑惑,随后像人一样思索了下,嫌弃道:“这种草不好吃呀,我们食草动物,很少有愿意吃它的。”

    禾夏一听,满眼都是惊喜,忙问道:“这么说,你见过了?”

    “我在远处的山上见过,那座山上肥美的草都没我跟小伙伴们吃完了,这才转移到这来的。”

    小兔子围着禾夏蹦蹦跳跳的,小爪子不时抬起,指了指南边一个方向。

    禾夏遥遥看去,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她知道,小兔子说的是真的。

    问了问那座山的情况,小兔子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她。

    禾夏仔细听完,脸色有些紧张。

    经过小兔子的描述,那座山还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所以山上不管是花草还是树木,都比一般山上多,而且由于没人去,所以山路都没有,几乎是原始山林。

    很多人参灵芝之类的珍贵药材,都是在那种山上被发现的,禾夏虽然觉得上山困难,但是心中也多了几分欣喜。

    不管怎么样,有确切的方位了,寻找草药就多了分胜算。

    但她是个现代人,很是明白原始山林中的危险。

    且不说那里时刻会有毒虫之类的东西会也咬人,就连瘴气之类的也很常见,若是没有准备就贸然闯入,闹不好就把小命交代了。

    看来得多攒点钱,到时候多找些人,一起去山里寻找,大家彼此照应,这样才安全些。

    跟小兔子玩了一会儿,天色渐渐黑了,禾夏高声喊了一句,远远地就见云墨生下来了。

    她一眼就见对方身上被荆棘划了好几个口子,手背上还有几道红印子,禾夏有些担心,上前检查了下,幸好只是被划破了一点皮,还没出血。

    云墨生一点都不在意自己是否受了伤,反倒见禾夏那双绣鞋被夜露打湿了,眼中闪过一丝怜惜,二话不说在她面前蹲下。

    “我背你下山。”

    他好听的声音传来,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禾夏一愣,心中涌上一丝温暖。

    看着对方宽阔的后背,她顺从的趴了上去,坚实的后背牢固温暖,她趴在上面,很是安心。

    她不用自己看路了,所以能分心去欣赏周围的景致,山里空气好,她沉下心来欣赏了个遍,只觉得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

    将手臂环绕着云墨生的脖子上,她看着对方的后脑勺,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

    “夫君,我给你生个孩子怎么样?”

    淡淡的一句话,却差点让认真走路的云墨生绊倒在地。

    “你……娘子你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云墨生清朗的声音明显带了诧异,耳根子也也有些薄红。

    禾夏感觉好笑,伸手拈起他几根头发放在手心里玩,淡淡道:“忽然吗?我们成亲那么久了,如今日子安稳,生个孩子玩玩,不是更有趣吗?”

    “生个孩子……玩玩……”

    云墨生脚步又是一顿,使劲控制才没让自己失态。

    娘子的思维,总是跳跃的让他接不住。

    他没说话,脑中闪过他前半生的经历,又想到了他身上这个病。

    如今天气暖了,才在张太医的救治下好了起来,但若是天气一冷,旧疾肯定还会复发的。

    况且,张太医本人都说了,没有九死还魂草,他这病只是暂时稳定住了,不知道哪天就又会病的不省人事。

    虽然他对禾夏哪儿都满意,但……万一自己一病不起,岂不是抛下了他们娘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