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霍不单行:前妻又A爆全球! > 正文 第29章 陆曼心找上门

正文 第29章 陆曼心找上门

    宁桑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本想以薄利取胜,多攒点客户,谁知道老板娘一下子又要抽掉她一百块的利润。不过想想自己除了这套银针之外,也没有什么成本,如果老板娘真的能给她招揽生意,倒也没什么不行。

    思忖一番,宁桑爽快地成交:“行,老板娘,那就麻烦你了!”

    第二天,宁桑下楼的时候,竟然看见老板娘的周围围了三四个体态跟她一样丰腴的中年大婶。那些大婶躺着波浪头,花花绿绿的衣裳下是凸出来的水桶腰,正聚在一起,跟老板娘唠嗑。

    老板娘在她们面前转了一圈,又拍了拍自己的脸:“看见没有,我今天早上一觉醒过来又瘦了一斤,而且这个皮肤,从来没有这么透亮过!”

    余光瞥见宁桑下来,老板娘兴奋地朝她一指:“就是这个小姑娘给我扎的针,你看,我一有点好事就想到你们了。要不是跟你们玩得好,我才不把她介绍给你们呢,你们赶紧坐下,叫宁桑也给你们扎一扎。”

    几个大婶早就被老板娘天花乱坠的一通炫耀说得蠢蠢欲动,这会看见神医就在她们眼前,一晃眼就把宁桑围在了中间,叽叽喳喳地抢白:“先给我扎一针看看,先给我扎!”

    “我来我来,我先来的!小宁,先给我针灸一下,我也想瘦!”

    老板娘在人群的后面朝宁桑挤了挤眼睛,脸上笑得堆出了一朵花。

    宁桑轻咳了一声,声音清亮地开口:“大家别急,不过我先说好,我这一个疗程的收费是八百块钱,保证让大家起码瘦二十斤。大家了解价格后,想要尝试的,再到我这里来吧。”

    一听要说钱,大妈们的热情被打击了几分,吵吵嚷嚷的声音比刚才低了不少。

    老板娘一见情况不对,双手叉腰,拧起眉头朝宁桑看过去:“小宁,怎么你只给她们收八百块钱?昨天还要我一千二?你这不是宰我吗?外头一套疗程下来最底三千块钱,你收她们八百,是要喝西北风啊!小心别人来拆你的招牌!”

    被老板娘这么一嗓子,这几人又吵嚷起来,拉着宁桑争先恐后道:“八百就八百,我先来,我先来!”

    不过一个早上,宁桑就净赚了几千块,她按人头把介绍费转给老板娘之后,又给她做了一次针灸。

    不过两三天,那几个大妈便轻了好几斤。

    排出体内毒素以后,皮肤也白皙透亮了不少。

    消息传得很快,周围想减肥的,不论男女老少,都找到了这家小旅馆里。

    老板娘既能减肥,又能挣钱,巴不得将宁桑当菩萨一样供起来,专门为她改造了一间针灸室。

    有个打扮颇为阔绰的大婶,在宁桑这里瘦了十斤之后,高兴得多付了一倍诊金,还送来了个便携消毒柜,方便她给银针消毒。

    有了这个消毒柜,越来越多的人放心让宁桑扎针,这生意越发红火起来。

    挣了钱宁桑第一时间给李叔转了过去,说是发了周薪。

    老旧的小公寓里,穿着工装外套的中年人看见自己手机内的转账信息,眼圈通红,他自己躲在角落里擦掉眼角的湿润,高兴地走进房间里。

    床榻上睡着宁远堂,他已经骨瘦如柴,一双浑浊的眼珠里早没了当年意气风发的光彩,只有久病郁结之后灰败的黯淡。他坐起身来,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整个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药味。

    “老爷,大小姐打钱来了,我这就出去给你买药!”

    宁远堂的病需要一直用昂贵的进口药吊着,每个月都花费巨大。

    且宁氏破产以后,宁远堂所有名下的财产都被冻结,移交法院清算。他已经一无所有,甚至要借住在曾经的佣人家中。

    李叔的双手粗糙,一张脸上有饱经沧桑留下的褶皱。此时,他脸上的褶子堆在一起,为这个月宁远堂的药钱有了着落而高兴。

    宁远堂已经断药三天了,上次宁桑打的一千块钱和这次的凑一凑,又能买上几盒了。

    “不用了。”宁远堂的脸色很差,青白一片,毫无生气。

    他打开手机,屏幕上最后留着的是和宁桑的对话。这个世界上他最牵挂的女儿,如今正在国外的圣彼得研究中心继续追求自己的梦想,没有被他太过拖累,宁远堂的心中总算有了一点欣慰感。

    “浪费这么多钱,也治不好,何必多此一举呢!小桑一个人在国外不容易,花销大,以后她再打钱来,你不要再收了。”宁远堂说这一句话,咳得喘不过来气,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几口水,才缓过来一点。

    李树知道这是断药几天的原因,他坐在宁远堂的旁边,叹了一口气:“老爷,大小姐这也是为了您好,要是您有个三长两短,小姐怎么能安心?我到时候,又怎么给她交代啊!”

    两人对话之间,忽然听见外面咚咚的敲门声。

    李叔的儿女都在外地,这里只有他带着宁远堂住着。

    自从宁氏倒闭之后,大家对宁家人是避之不得,这个时候,谁会找上门来呢?

    两人疑惑地对视一眼,李叔站起身去开门:“老爷,我去开门。”

    陆曼心站在门外,看着斑驳的墙面和老式生了锈的防盗铁门,嫌弃地皱紧了眉头,生怕自己在这里站久了,会有灰尘落在她的身上。

    她在心里冷笑一声,想不到昔日威风凛凛的宁董事长,会落魄到这种地步。倒也风水轮流转,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快!

    一见外面站着的竟是陆曼心,李树厌恶地拧紧稀疏的眉毛:“你来干什么!”

    有力的大手砰的要把门关上,陆曼心眼疾手快,已经上前一步,用半个身子挡住了要关上的防盗门,掩去眼底的嘲弄,勾出一个凉薄的冷笑:“李叔,是我,大家曾经都是一家人,怎么现在不欢迎我了?”

    她的手按在门上,侧身走了进去。窄小逼仄的昏暗空间里弥漫着一股呛人难闻的药味,陆曼心伸手捂了捂鼻子:“哎呀,我可真没想到,您和宁叔叔已经落到了这种田地,竟住在这种地方呢。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帮忙啊,您二人何必这么见外呢?”

    陆曼心笑得优雅,可是语气里却是毫不掩饰的讥讽。

    被她这阴阳怪气的腔调气得怒气翻涌,李叔手臂一伸,指向门口:“陆小姐,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李叔,别着急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