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霍不单行:前妻又A爆全球! > 正文 第34章 她怀孕了?

正文 第34章 她怀孕了?

    宁桑往后退了几步,才及时地稳住了身形,疼痛感从脚腕和腹部传来,宁桑下意识地就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生怕自己的孩子出什么问题。

    连天的折腾,这个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受尽磨难,现在又差点摔上一跤。宁桑呼吸急促起来,后怕得连额头上都冒出冷汗。

    老板娘原本看着宁桑和这些人对峙,不知道他们究竟有什么恩怨,一时也不敢贸然上去。可是看见宁桑差点被霍祀勋推倒,心急起来,再也管不了那么多,连忙冲了过去,扶住了宁桑,关切地询问:“小宁,你没事吧?”

    用指甲透过衣服掐按了几个穴道,腹部传来的坠痛感减轻了一点,宁桑舒了一口气,摇头:“我没事。”

    老板娘放下心来,怒气冲冲地瞪向霍祀勋:“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小宁都怀孕了,你怎么还动手动脚地推人?要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什么闪失,你负责得了吗?”

    老板娘的话如一道惊雷炸在众人的耳里,尤其是陆曼心,她的耳膜处嗡嗡作响,惊讶得瞪大眼睛,愤恨和嫉妒的情绪翻涌而上,一下子攥紧了拳头。

    虽然刚刚按了几个穴道,可是副作用也很快产生,出现了晕眩感。宁桑的眼前一花,身体往下栽过去,眼看就要摔倒。

    老板娘伸手要去拉她,谁知还没拉住,一只大手就伸过去,顺势将宁桑揽在了怀里。

    她怀孕了?

    黑眸微沉,霍祀勋看着怀里的人,各种思维在脑中混乱得闪过,震惊地看着她煞白的小脸。

    如果她真的怀孕了,那么这个孩子,一定是自己的!

    看见霍祀勋的视线就落在自己的小腹上,宁桑心下一紧,下意识想要伸手手捂住肚子,但是生生忍住这个动作!

    哪怕她现在紧张到每个手指都在发抖,但是她不能在霍祀勋面前露出一点破绽!

    霍祀勋这么恨她,这么恨宁家,如果被他知道自己怀了这个孩子,他绝对不会容许自己生下他!

    她突然上前一步,握住了霍祀勋的手腕,用一对汪着水的眸子看着他:“祀勋,放过我好不好?就算你以前恨宁家,可是现在,你想得到的一切都得到了,你跟陆曼心不要再伤害我们了。”

    她的声音轻软,跟以前她对着霍祀勋撒娇的样子如出一辙。霍祀勋有一刻的怔愣,反应过来之后,脸上立刻现出轻蔑之色。

    果然,这个女人,竟然还想用这一套来博取同情?

    她刚刚的凌厉荡然无存,这一副变化极快的嘴脸,怎么可能得到他的信任?

    霍祀勋一把推开宁桑,可是宁桑像是早预料到他的动作,微微侧身躲开了霍祀勋力道,等霍祀勋收回力道她就像是求抚摸的小动物贴上了霍祀勋的胳膊。

    以前霍祀勋总是不希望她们太接近而甩开她,所以这个动作宁桑太熟悉!

    陆曼心恨不得一脚踹翻了宁桑,她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纤尘不染的大小姐,在霍祀勋面前也有这种恶心的情态!

    霍祀勋在宁桑贴上来的时候露出了本能的警戒厌恶,注意力都在再次推开宁桑上,没有看到宁桑的小脸贴在他的手臂上,快速的地赶过来的房东摇了摇头。

    房东大姐对宁桑的印象简直不要太好,而且她做房东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看宁桑的神色马上住嘴了。

    然后房东就看到宁桑被霍祀勋狠狠甩开,差点踉跄撞上了后面的墙。

    “唷,我看错人了,但是你们在干啥,欺负我的租客,我可没看……!”

    房东冲了上来,但是霍祀勋一眼扫了过来,生生就冻住了她所有动作!

    这个一生不吭的高大男人,却活像个活阎王,那眼光中津津凉意像是瞬间切入人的肺腑,难怪宁桑都看起来怕他。

    而陆曼心走上前去,挤出了几滴眼泪:“对不起,宁桑,我就知道你还是误会了,去找宁叔叔,真的是太担心担心你……”

    宁桑看见她那副惺惺作态的样子,胃里翻江倒海,差点吐出来。

    “担心我?我作为宁大小姐从来敢做就敢当,现在就算落魄成丧家犬依然对我说过的每句话负责,陆曼心你终于成了霍祀勋身边名正言顺的新宠,还是一句真话都不敢说吗?”

    宁桑扶着墙,站直了身子,对着陆曼心却不见半点狼狈,直直看着陆曼心:“我被圣彼得医疗中心辞退,不就是你的手笔?”

    宁桑站在黑暗里,现在全身上下都比不上她一条丝袜值钱,她们的身份乾坤倒置一点不过分,可是宁桑对着她,依然那么高贵明丽,仿佛她才是那个光华璀璨的大小姐!

    霍祀勋也犹疑地看向她,陆曼心心里一乱,眼泪扑簌簌地直掉下来,带着哭腔:

    “研究所的要求本来就严格……安德烈教授本来就委婉地跟我提过,觉得你的资质不太行。我在他们面前说过你不少好话,谁知道他们最后还是没有松口。宁桑,你没去过国外,可能不太清楚,那里面的人个个资历很深,水平又高,宁桑你毕竟……”

    到这里,陆曼心蹙着眉头,没再说下去,转口道:“我真没想到,你把自己没进研究所的原因归到了我身上,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想我的。”

    她说得楚楚可怜,乍听下来,就是宁桑自己本来就没资格进研究所,没见过世面还要倒打一耙乱咬人。

    后面的叶芊芊和江白薇刚刚才被宁桑怼过一通,自己虽然敢怒不敢言,但也有点看笑话似的,偷觑着宁桑的脸色。

    “要是别人跟我说这话就算了,你别忘了,以前你的那些论文,哪篇不是我帮你起草的?你的那些实验设计?那一次不是你求我初设?我的水平究竟如何,够不够格进研究所,轮得到你来评定吗?”

    见宁桑将这些都抖出来,陆曼心的脸色一白,瞳孔之中现出恨色。

    以前的宁桑自小衣食无忧,心也很大,是个很好哄的“傻白甜”。

    只要她在宁桑面前说说好话求一求,又是霍祀勋的妹妹,不管要什么,宁桑都愿意帮她。可是陆曼心没想到,她竟然将这些事情,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抖出来。

    这一下,陆曼心眼角的湿润倒有几分真情实感,她想到了那段被宁桑碾压的日子,自己不仅样样比不过她,连那些外人被夸赞的论文和实验成果,也都是宁桑给她的!

    她生活在宁桑的阴影之下,又不得不靠着宁桑的实力维持自己表面的繁荣,这叫她怎么能不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