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霍不单行:前妻又A爆全球! > 正文 第51章 他对她没有那个心思

正文 第51章 他对她没有那个心思

    家里的佣人哄了霍震堂一天,也不见他松口,无奈之下,一个保姆委婉地对霍祀勋说:“霍先生,您就答应老爷子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何况老爷子的身体还不好,要饿下去可怎么得了?”

    霍震堂绝食,没有人比霍祀勋更担心,他蹲到霍震堂的面前,像哄弄小孩子一般拉珠他的手,轻声道:“爷爷,不是不带你去,只是你的身体状况,实在不适合去那种人多的地方。”

    而且宁桑说不准也会出现在那里,如果霍震堂胡闹出什么举动来,岂不是引人误会?

    他要娶的是陆曼心,可从来不是什么宁桑!

    “不行,我怎么不能去了!我的身体好得很!”霍震堂瞪圆了眼睛。

    “好,我带你去。”眼看已经快到霍震堂休息的时间,医生曾经交代他一定要严格按照规律的作息生活,尤其一日三餐一定要定时定量。

    和别的比起来,还是霍震堂的身体更重要,霍祀勋叹了口气:“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到时候不许看见谁,都不能大吵大闹。尤其……尤其是看见那个会冰冰魔法的女孩的时候,不能当众说她是你的孙媳妇,好不好?”

    他也不承认宁桑是霍震堂的孙媳妇。

    霍震堂不知道霍祀勋和宁桑背后的恩恩怨怨,他听见霍祀勋答应带他去酒会,浑浊的眼珠一亮,眼珠转动了两下之后,点了一下头:“好,我不说,我不能把我的孙媳妇吓跑。”

    只要能去酒会,见到他的孙媳妇,后面的事情,他自然就好安排!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能够让霍祀勋将自己带去那个酒会。老爷子虽然精神不太好,但是毕竟精明了一世,还是有几分明理的。

    “嗯,爷爷,快吃饭吧。”霍祀勋将佣人早就准备好的晚饭推到了霍震堂的面前,“您以后要是再这样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我可就不带您去了。”

    目的达成,霍震堂的心情大好。饿了一天,他也有点难受,端起面碗就喝了两口汤,一边吃一边点头:“嗯,好!只要你带我去酒会,让我看上我的孙媳妇一眼,什么都好说。”

    看着霍震堂吃完晚饭休息之后,霍祀勋回到自己的房间,已经是身心俱疲。

    躺在床上,失眠的感觉卷土重来,纷乱的回忆如同潮水一般涌进脑海,只是这次,大多都是关于宁桑。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到那天在那间小旅馆里,单人床没有自己现在躺的舒适柔软,隐约还能听见隔壁传来的嘈杂声,可是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得那么酣沉……

    等等,他为什么会忽然想起那个女人?

    一个心狠手辣的宁大小姐,之所以委屈的在那小旅馆,不就是想要让他心软吗?

    呵,看来宁桑的手段比她父亲还要厉害!

    霍祀勋觉得异常的烦躁,翻来覆去的觉得难受。

    “祀勋,你睡了吗?”陆曼心虽然为了避着霍震堂早早躲开,可还是被搅得心烦意乱。她害怕霍震堂真会把宁桑带进家里来,到时候,她会面临不少麻烦。

    得不到霍震堂的认可令她头痛,到现在和霍祀勋的关系还没有进一步的发展更令她头痛!

    她简直要怀疑霍祀勋是不是真的爱自己,否则一个男人面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多天都无动于衷?

    推门进去,霍祀勋已经坐了起来。

    陆曼心穿了一件吊带睡裙,手上端了一杯牛奶放在霍祀勋的床边,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微微嘟起嘴巴,试探性地开口:“我真没想到,爷爷喜欢的那个女孩竟然是宁桑。想不到从小到大,即使到现在,我都比不上她。”

    “怎么会。”霍祀勋皱眉,“那种女人,不过是爷爷不了解她,被她的表象骗了而已。在我的心里,没有人比你更好。”

    “真的吗,祀勋?”陆曼心娇羞地一笑,胳膊环住霍祀勋的胳膊,向他的胸口贴去,胸前的波涛若有似无地撩拨过去。

    霍祀勋的眼前忽然掠过宁桑的脸,心烦地应了一声:“嗯,你能帮我按摩吗?”

    “按按脖子。”霍祀勋回忆着宁桑给自己揉过的穴道,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后颈上,“今天有点失眠。”

    陆曼心按着霍祀勋的指引替他不轻不重地揉捏起后颈,随后手慢慢往上,向他的下颌骨滑去,身体却不安分地与他越贴越近,肌肤相贴之处很快蒸起一股热气。

    她的另一只手顺着霍祀勋的脖子向下,在他的胸口打起转来,娇软的薄唇贴着霍祀勋的额头,落下一个吻。她又点过霍祀勋的鼻尖,在暗淡的光线之下,寻找着他的唇。

    陆曼心的心里激动起来,觉得这是个绝好的机会。

    只要她跟霍祀勋生米煮成熟饭,不信霍祀勋不对她负责,到时候就是霍震堂再喜欢宁桑,也不得不认下她这个孙媳妇!

    虽然陆曼心按摩的力道和舒适度远不如宁桑,可是好歹能消除一些疲乏。可谁知没过几分钟,陆曼心手上的力气就泄了下来,竟然开始若有似无地挑逗起自己。

    她身上香水的气息扑进霍祀勋的鼻子里,他忽然想到那日宁桑在自己怀里时,身上自然而清新的暖香味道。那气息天然带着一种舒适而安神的力量,而不像陆曼心的香水味,让他心底一阵阵烦乱起来。

    下意识地推开陆曼心,霍祀勋陡然睁开眼睛,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眼底满是浓浓的不悦。

    陆曼心正在动情时,感受到霍祀勋的拒绝,眼里一下子蒸腾起雾气,软软地开口:“祀勋……”

    “曼心,我只是想让你帮我舒缓一下脖子。”霍祀勋声音清冷,不沾染一点欲念。

    火气腾的一下冒出来,陆曼心克制着自己不发出来:“按摩是下人做的事。”

    她以为这是霍祀勋的一种暗示,谁知道他真的想让自己给他按摩?

    “如果需要的话,我明天帮你预约一个技师回来。”陆曼心兴致缺缺地起身,不想再敷衍霍祀勋,“我还有点工作没做完,晚安。”

    走出霍祀勋的房间,陆曼心恼怨地皱起眉头。

    计划再次失败,她的心里实在不爽。

    “曼心姐,我听说安德烈教授准备来华国工作了,是真的吗?”打开消息页面,看着映入眼帘的这行字,陆曼心的眉头皱得更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