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霍不单行:前妻又A爆全球! > 正文 第155章 被人当枪使

正文 第155章 被人当枪使

    宁桑步步紧逼,看着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的陆曼心,微笑的看着她。

    “这……”陆曼心彻底懵了,她是学西医的,哪里知道中药的这些东西。

    “你不知道吧,我知道,当年你给我下毒,里面就是黄果,让我的脸上起了过敏反应,霍先生,你应该还记得我在学校住过一段时间吧?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在家里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学校里面住呢?”宁桑说完之后,把目光放在了霍祀勋的身上。

    霍祀勋眉头紧锁,宁桑这么说,他确实是记得有一次宁桑在学校宿舍住了一周的时间。

    他当时也很奇怪,宁桑是从来不会去学校住的,为什么这些天居然在宿舍住了。

    不过他当时的注意力都没放在宁桑身上,所以根本不在乎。

    而现在听到宁桑提起,事情就很值得玩味了。

    “很简单的,当时我的脸有过敏反应,很丑,我害怕你嫌弃我,所以我就想绕开你,去学校住几天,等到脸上治疗好了,我再回来,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及时陆曼心。”宁桑摇摇头,自顾自的解释了一句,最后伸出手指着瘫软在沙发上的陆曼心。

    “你冤枉我,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你有证据吗?”陆曼心不甘心的说道。

    “这个你说对了,我确实没有证据,不过没关系,反正我就是要解释一下,至于霍先生相不相信其实不重要,我解释完了,我要回房间了。”宁桑耸了耸肩,她确实没有证据。

    但是对于她现在来说,有没有证据其实不重要了,主要是看霍祀勋会相信谁。

    而她也没有必要非要让霍祀勋相信,如果霍祀勋相信了陆曼心,而把她赶走的话,她会很开心的,还要感谢一下陆曼心呢。

    她直接回到了房间,而陆曼心则心中十分忐忑。

    她没想到这种事情宁桑居然知道的这么清楚,她还是不能用这种办法来对付宁桑。

    “祀勋,不是她说的那样的,我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呢,当时我和你在宁家都是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我怎么敢做这样的事情。”陆曼心害怕霍祀勋误会,赶紧解释。

    “我不想谈这件事儿了。”霍祀勋直接拒绝谈论,随后朝着书房走去。

    陆曼心脸色直接阴沉了下来。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她陷害没有成功,反而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但是她不会这样就放弃的,她一定要让宁桑付出代价才行,不管是用什么办法。

    回到房间,宁桑想了想,她已经好几天没去医院看宁远堂了,应该过去看看,这样也能躲开陆曼心。

    说做就做,她换上衣服,离开了别墅,打车前往医院。

    宁远堂到现在还不知道她怀孕的事情,而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和宁远堂解释。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到肚子大了,先找个借口不和宁远堂见面了,等生完孩子再说。

    这是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了。

    来到医院,她看到父亲的身体恢复的很不错,这才松了口气。

    “小姐,你可来了,你要是再不来,老爷就要把我的耳朵摸出茧子来了。”李叔看着其乐融融的父女两个,很开心的点点头。

    宁桑也笑了,她知道宁远堂一直在惦记着她,所以也决定经常来看看。

    李叔离开了病房,去给宁远堂买饭去了,而宁桑则给他削苹果。

    “爸爸,你怎么不让我离开霍家了呢?”这是宁桑比较奇怪的事情。

    之前宁远堂为了让霍祀勋放过她,甚至不惜身体受到伤害,苦苦在霍氏集团楼下等着。

    但是现在却绝口不提让她离开霍家的事情了,虽然之前说过是因为霍祀勋和他解释了,但是宁桑可不太相信。

    “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嘛,祀勋已经和我解释过了,我不担心你在霍家的安全了。”宁远堂无奈的摇摇头。

    “爸爸,你真的以为你女儿这么傻吗?你要是能听进去解释,你就不回去霍氏集团等着了。”宁桑郁闷的看着他,轻声说道。

    宁远堂也有些尴尬,现在才发现女儿变得这么聪明了。

    “确实不光是祀勋和我解释,主要是我想通了,祀勋恨的是我,不会怎么为难你的,你好好的工作就行了。”霍祀勋摇摇头,依然没有实话实说。

    不过这一次宁桑倒是相信了,也没有继续追问了。

    “爸爸,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祀勋恨你是 因为你害死了他的父母,我想知道当年的真相。”宁桑放下苹果,轻声问道。

    这个话题在宁家倒台了之后,一直是一个禁止讨论的话题,她问过几次,但是都被宁远堂给打断了。

    但是她很想知道当年的真相,她相信宁远堂绝对不是霍祀勋说的那样的人,她不想一直被霍祀勋误会。

    “这种事情你不用知道那么多,女孩子家家的,你只需要学好你的医术就行了。”宁远堂还是不愿意说出来,甚至脸上带着苦涩的表情。

    “爸爸,我知道你不愿意说,但是没关系,我会去调查的。”宁桑摇摇头,既然他不说,那么她也就不问了,大不了她自己去调查就行了。

    然而她这么说是想要让宁远堂妥协,果然,听到她的话,宁远堂脸上带着无奈的神色。

    “行吧,那我就告诉你一个大概吧,其实确实不是我做的,祀勋是被有心人利用了,误会了我,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乌龙。”宁远堂摇摇头,轻声说着,随后在宁桑的耳边详细了解释了一下当年的事情。

    “什么?居然是这样的,那你怎么不告诉祀勋呢?让他一直误会了这么多年,甚至被人当枪使都不知道了。”听到宁远堂的话,让宁桑非常惊讶。

    她不理解宁远堂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霍祀勋,不然也不会被霍祀勋误会这么多年了。

    “难道你不了解祀勋吗?他认定的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就算我解释了,他也不会相信的,还是等以后再说吧,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宁远堂无奈的摇摇头。

    不是他不想告诉霍祀勋,而是因为霍祀勋不会相信的。

    宁桑愣了一下,也无奈的点点头,宁远堂说的有道理,她很了解霍祀勋,如果现在她们以宁家人的身份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霍祀勋,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就在宁桑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呼喊声,“快让开,病人已经快不行了,需要马上去急诊,快让一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