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医妃倾城:暴君是个短命鬼 > 正文 第30章 蝴蝶

正文 第30章 蝴蝶

    白月茹满心满眼都是战廷风,甚至没能发现他在两人幽会时提到慕九歌的不对劲。

    “廷风,我们不要再说这件事了好不好,总之王后帮了我们,我会感激她的。”她说着,目光晶亮的望向了心目中的情郎。

    战廷风只得先压下心中疑惑,继续想办法稳住她:“月茹,我只是太想念你了而已,你也知道,自从皇兄剥夺了我能随意入宫的特权后,我现在就只有探望母后的时候才能进宫来看看了。”

    他在宫外有奢华的齐王府,即便是不进宫也能过得自在逍遥,可白月茹却是独自一人在储秀宫苦苦煎熬,听他这么一说,还以为他也跟自己一样难过。

    白月茹依偎在战廷风肩头,柔声道:“没关系,我们很快就可以朝夕相处了,廷风,只要你去求太后,让她给我们赐婚,我就能一直陪着你了。”

    自从遇到战廷风,她的梦想就是嫁给他成为齐王妃,为此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战廷风闻言,则是在白月茹看不到的地方神色一凛,他根本不想娶一个家事如此煊赫的王妃,那对他来说无异于自行戴上了紧箍咒。

    “月茹,你听我说,时机未到,我贸然找母后让她将你赐给我,只会徒增麻烦。”他说起来安抚女人时惯用的甜言蜜语。

    “可是……”白月茹仰起脸去看战廷风,苦涩道,“太后不知道我们的事,她现在希望我入宫为妃,陛下当然没什么不好,但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我知道。”战廷风眼见着她无法提供给自己更多消息,敷衍道,“好了,月茹,我会想办法让母后放弃让你入宫的想法的,但她毕竟是我的母后,我身为人子,也不能太忤逆她,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说这话时,他的语气称得上是温柔,表情亦是平日里惯有的温润如玉,看得白月茹心中一动,不由自主的就点头应了下来。

    两人又在月下相拥了好一阵才恋恋不舍的分开,看得躲在假山后面的慕九歌艳羡不已。

    难怪白月茹会对这么个伪君子情根深种,原来战廷风在哄女孩方面还真是挺有一套的,那个眼神看得她都差点沉浸其中。

    然而,这出好戏才看了没多久就演完了,战廷风跟白月茹道别后便率先离开了这边。

    慕九歌望着怅然若失,久久舍不得离去的白月茹,知道这绝不是个上前安慰的好时机,当即抄了另一条小路离开,结果却是遇上了另一个绝对不想语遇见的人。

    “这不是王后娘娘么?”战廷风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忽然阴阳怪气了一句。

    他身为战狂澜的亲弟弟,朝中地位最尊崇的齐王,向来是礼仪周全,但却并不曾真正把谁放在眼里的,如今忽然对慕九歌用尊称,绝对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慕九歌索性保持着脸上尚未消失的兴奋转过身去,先发制人道:“哇,你看那边!”

    “王后陛下,我不是三岁小孩。”战廷风见四下无人,索性板起脸来质问道,“夜深露重,您总不会跑到这里来散步吧?”

    他有意开门见山的问她是如何帮了白月茹,却又怕打草惊蛇,唯有先一点点的试探。

    慕九歌决定将装傻进行到底,她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向战廷风,又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你看那边,真得是很漂亮呢。”

    “漂亮?”战廷风疑惑的偏过脸去看,只见不远处的花圃间沉睡着几只蝴蝶。

    此时早已经夜深人静,御花园里还开着的花就只有夕颜和昙花等几样,这些蝴蝶许是白日里飞累了,正落在闭合的花苞上休息。

    因此,慕九歌轻而易举的就跑过去抓住了一只,她将色彩斑斓的蝴蝶笼在手心里,故作惊喜道:“你看,它是不是很好看?我好不容易才捉到的。”

    “原来你是追着蝴蝶过来的么?”战廷风将信将疑的说到,他眼睫一抬,忽然想出一个试探她的好法子,放柔了语气道,“王后娘娘,我听说您酷爱美食,不知道您听没听说这么一个说法?”

    慕九歌登时生出了兴趣,而且是真心实意的兴趣:“什么说法?”

    “这美食最讲究色香味俱全,就是说越好看的东西越好吃。”战廷风的目光渐渐落在那只被她笼在手心里的蝴蝶身上,意味深长道,“比如这个小东西。”

    “你说的是真的么?不会是想骗我吧。”慕九歌冷汗都快淌下来了。

    战廷风摆出了哄骗傻子的架势点头道:“当然是真的,你尝一口就知道了,若是不好吃,那才算是我骗了您。”

    如果慕九歌当真是个酷爱美食的傻子,这时候一定会不假思索的把蝴蝶放进嘴里。

    “那我就信你一次。”慕九歌为了骗过战廷风也是拼了,她微笑着将蝴蝶往嘴里送,眼见着就要眼一闭心一横,活吃了这倒霉的虫子,战狂澜神兵天降一般出现了。

    “你们大半夜在这里做什么呢?”他说着,目光冰冷如刀的从战廷风身上扫过。

    慕九歌抓住机会,连忙装作受到惊吓的样子,将手里的蝴蝶顺手扔得老远,焦急的摆手道:“没有,我们没做什么。”

    战廷风也不想背上秽乱宫闱的罪名,解释道:“臣弟只是探望过母后,在出宫路上偶遇王后,见她身边连个伺候的人也没有,所以多问几句罢了,既然皇兄来了,臣弟先行告退。”

    话音落下,他立刻走了个无影无踪,速度快得简直像是落荒而逃。

    战狂澜看着战廷风的背影,气定神闲的站到慕九歌身边道:“我去你宫里探望你,得知你不在就出来找找,没想到来的正是时候。”

    “我倒觉得你是差点就坏了我的好事。”慕九歌见他隐约有自得之色,又想起先前白月茹画像的事,不由的埋怨道,“你出现得实在太凑巧,搞不好会让他以为我们是商量好的,那我的傻岂不是白装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我制霸了娱乐圈 boss追妻全靠逗 我的道观通洪荒 大唐:抗旨就能变强 重返2000年 亿万甜宠:娇妻只做掌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