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章 人工呼吸(第1页)

“狗仔妹?”电话里的声音让楚岩一楞,说心里话他可是没想到这小妞会给他打电话,而且听声音似乎在躲避着什么人一样“你在哪?生什么事情了?”停下车子,楚岩问道。

“我在去獠牙山的高上,有两辆车一前一后把我夹在当中,而且后面的车一直在撞我的屁股,你不会见死不救?你可是答应过我要陪我一起参加慈善酒会的,如果我死了,你可就没办法兑现承诺了。”端木玲珑的思路还算清晰,只不过电话里楚岩没有听到任何撞车的声音,这让楚岩没办法确认这小妞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有件事很巧,端木玲珑在去往獠牙山的高上,那也就是自己面前这条高路,虽然目前因为车祸暂时封路了,但是相信用不了多久高就会恢复通行,而他也正好要去獠牙山,所以顺路到也无妨去验证一下端木玲珑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死玻璃…你再不来…我恐怕就真的要完蛋了。”电话里的声音越来越小,这让楚岩本能的感觉到似乎这小妞已经深陷困境,至于什么有车在撞她屁股这件事恐怕是生半天的事情了。

“高暂时封路,我怎么进去?”在这一刻,楚岩选择了相信狗仔妹,毕竟这小妞声音的虚弱不像是装出来的。

“就说你是出车祸的人的朋友,快…点。”端木玲珑的声音到此结束,电话虽然没断掉,但是除了安静之外,一点有用的信息都听不到,而楚岩在听了端木玲珑的话之后马上驱车来到了高入口,之后将手机举在了交警哥哥面前“出车祸的人是我朋友,我现在必须马上进去!!”

交警没有过多的为难楚岩,看看时间,似乎距离重新通行也没几分钟了,于是便示意放行,楚岩开着大黄蜂驶入高之后动机出悦耳的轰鸣声疾驰而去!!

“狗仔妹,还活着没?”高行驶不是什么新闻,楚岩拿着电话不停的在呼叫着端木玲珑,这小妞貌似半天没动静了,手机里传来了几声沉闷的响动,听上去似乎像是有人在费劲的想要把车门撬开一样。

“还活着…不过你要是再不来,我恐怕就要被人给活活弄死了,现在我要装死了,死玻璃你度点来救我。”端木玲珑诈尸一般的声音传到楚岩耳朵里,让楚岩踩油门的脚不由的加了几分力度“狗仔妹,好好活着,我马上到。”

说心里话楚岩脑海里有一大堆的问号没搞清楚,如果高封路是因为她的车祸,那说明端木玲珑身边应该有交警和医护人员才对,可是到目前为止,楚岩没有听到任何关于交警以及医护人员所能够出的声音和响动“难道说端木玲珑这小妞在忽悠自己??”

楚岩的脑海里跳出了这个念头,虽然听上去有点扯淡,但是却是不能够排除这种可能,毕竟端木玲珑对楚岩可是恨之入骨的,即便是真的忽悠他,也是很有可能的,除非,她的车祸到目前为根本就没人知道!!只是,这可能吗??

上高大概十几公里,楚岩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处醒目的警戒标志,几辆车连环相撞几乎将高路堵死,一个急刹车来到车祸现场,楚岩一个箭步冲出了驾驶室,然后直奔正在清理现场的人群中跑去。

车祸不算惨烈,没有人员伤亡,虽然是连续追尾,因为没有大型货车所以车子受伤的程度要远远大于人,而目前在交警的指挥和控制下,事故现场已经基本处理完毕,此刻正在撤离现场,而楚岩冲进去要寻找的是端木玲珑那辆甲壳虫。

只是,楚岩将六辆连环追尾的车从头看到尾之后,也没有现那个熟悉的车子,无奈只好来到其中一名交警近前“警察同志,我想问一下,生车祸的车辆有没有一辆绿色的大众甲壳虫?驾驶它的是一名女性模特,个子很高腿很长的那种。”

“没有,现场的车辆里没有你说的车,更没有你说的人。”交警哥哥说完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而楚岩则是重新上车之后快通过现场然后直奔獠牙山的方向疾驰而去!!

“如果这小妞真的是在耍我,一定要让她好看。”事到此时,楚岩心中已经几乎肯定这小妞是在忽悠他,只不过反正他的目标也是獠牙山,索性继续朝前开去,车一直保持在一百五十码左右。

因为封路的原因,此时的高路上除了楚岩开的橘黄色科迈罗之外一辆车都没有,一眼望去公路上空空如也,视线好的不得了,哪还有什么车祸的影子??

直到三十公里过后,科迈罗一个大转弯之后,楚岩的视线里,忽然间出现了两辆停在路边的黑色本田商务车,高路上停车不稀奇,稀奇的是两辆车停的位置,高路的绿色护栏居然破了一块,看两辆车所停靠的方向,似乎是车头对着护栏破损的方向,更重要的是,这两辆车的车牌居然都被黑布挡的严严实实,如果楚岩的猜测没错,这里,恐怕就是另外一场车祸的现场了!!

“轰!!”楚岩的车子距离那两辆商务车大约半公里左右,一脚油门踩下去,大黄蜂的车身骤然提,而那两辆黑色本田商务车似乎也现了楚岩的车,顿时车子迅动之后在楚岩的车子到达他们之前所停靠的位置前快离去。

“吱!”车子停住,楚岩从车内下来,之后来到了护栏破损的位置,护栏外是一个大约六十度左右的陡坡,陡坡的下面,一辆肚皮朝上的绿色甲壳虫正躺在那里,楚岩认得,这辆车,就是端木玲珑的座驾!

“居然真生车祸了。”一见到此楚岩不在犹豫,一个箭步冲下了高路,然后来到了甲壳虫的近前,低头一看,端木玲珑正被车内的安全气囊给牢牢的包围着,车窗已经被打碎,这小妞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不知道车窗碎掉之后生了什么事情。

“狗仔妹,还活着不?”低头蹲下,楚岩伸出手放在了端木玲珑的脖子上,温热的皮肤传来了清晰的脉搏跳动,知道这小妞没死楚岩多少松了一口气。

“是我,不用在装死了。”良久,端木玲珑依旧没什么反应,楚岩只好继续轻声呼唤道,在端木玲珑依旧没有反应之后,楚岩忽然觉得这小妞恐怕是真晕过去了,当务之急,是先把这小妞从车里弄出来。

不得不说,大众出的车质量真的很过硬,从三米多高的斜坡上下来之后翻车,车身居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害,只是在左侧车头与右侧车尾有着明显的撞击痕迹。

楚岩费力的将车门拉开,伸手将安全气囊内的气体放掉,之后仔细检查了一下端木玲珑的身体状态,双腿蜷缩在车座椅下,有卡住的可能,身体表面无明显伤痕,应该没什么大碍。

楚岩试着抱住端木玲珑的肩膀向外拉了拉,端木玲珑的身体成功向外移动了一些,因为不知道端木玲珑是否有骨折的情况,所以楚岩的动作很轻很小,一点一点的移动,生怕动作过大会令端木玲珑的伤势加重。

当楚岩将端木玲珑从车里弄出来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这小妞在被楚岩弄出来之后依旧一动不动没啥转醒的迹象,看着躺在车旁边的端木玲珑,楚岩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给这小妞来一个紧急救治。

紧急救治说白了就是人工呼吸之类的事情,说实话能给端木玲珑这小妞人工呼吸,恐怕是所有雄性梦寐以求的事情,只不过楚岩看着端木玲珑那微微皱在一起的眉头,心里就有点打怵,这小妞的暴力因子太浓了,搞不好就会弄个鸡飞蛋打的。

“狗仔妹,虽然说你呼吸平稳,气色如常,但是你迟迟不醒过来始终不是好事,所以,担待着点。”楚岩说着将端木玲珑的脖子垫高,之后做了几个深呼吸,端木玲珑今天穿了一身紧身运动服,还是套装的那种,全身都包裹的挺严实,这不大像是这小妞的风格,转念一想,这小妞肯定又去偷拍什么人去了,才弄成这副模样。

“做了,不做白不做!”最终下定了决心,楚岩深吸了一口气,一只手捏住端木玲珑的鼻子,一只手轻轻捏开了端木玲珑的嘴巴,然后将含在口中的新鲜空气吹进了端木玲珑的肺里。

一连几次,楚岩的嘴唇与端木玲珑的嘴唇都是严丝合缝,虽然是在救人,可是身为一个男人,很难不会产生感觉,毕竟端木玲珑的嘴唇是属于那种很立体的性感唇形,亲上去没感觉的那是变态。

“死玻璃!啪!!!”楚岩的人工呼吸做的很标准,堪称教科书级别的规范动作终于有了成效,端木玲珑睁开眼看到的是楚岩堪堪印在自己嘴唇上的亲密动作,怒骂的同时下意识的伸出手就在楚岩脸上来了一个耳光。

“等下再跟你算账!我的相机呢??”&1t;dd>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毒妃一笑,凶猛残王折了腰

重生毒妃一笑,凶猛残王折了腰

作品简介双洁甜宠爽文绝美病娇黑化女主宠妻狂魔忠犬男主前世,苏轻妩错信渣男和继姐,在他们的挑拨下,深深怨恨着宠她彻骨的那个男人。后来,尚未出世的孩子胎死腹中,她...

阴看米,鬼哭嫁

阴看米,鬼哭嫁

我出生那天,纸人前来作揖,放下一份买命钱。为了活命,苗疆阿婆让我躺纸棺骨压身落生葬,引来百鬼叩拜九龙断。阿婆说,有阴人想要我的命,她藏起了我的影子,十六岁前绝不能照镜子。我谨记在心,却不想,阿婆先出事了走投无路,我继承了阿婆的衣钵,看米走阴,专治别人不敢碰的因果病。看阴阳牵亡魂了恩怨我能化解天下的因果,却解不开自己的劫!十八岁那年,百鬼哭嫁纸人抬轿,他和劫一起来了...

提现大佬

提现大佬

作品简介没有谁会穷一辈子。每天可提现一百万元。从此,喝喝茶,看看书,钓钓鱼,做做菜,玩玩游戏,泡泡妞,过上别人梦想中的生活...

在大千世界薅羊毛

在大千世界薅羊毛

简介关于在大千世界薅羊毛快穿无cp金手指巨粗简介无能随便看看元族小崽子云汐从学校毕业了,从此迈入了为提升修为而开始打工的穿越任务。灵气复苏的末世中那个认识族长的神秘大佬是谁?灵气渐消的现代世界怎么来了个天花板的反派,她真的打不过啊!还好,下个世界能猥琐育。她就想苟起来,在各个世界薅点东西填充她的空间,捉点灵宠,卷死同族!...

吃瓜虐渣爽赢

吃瓜虐渣爽赢

简介关于吃瓜虐渣爽赢零号再次醒来已是另一个世界,正在生孩子的原主白芷玥被婆子丫鬟们害死,一尸两命。很好空间带来了,不仅原来的东西还在,还把实验基地给带了过来。先把这些心存歹意的婆子丫鬟们突突了,把肚子的货卸了,再找他们主子报仇。咦,婴儿还有口气,救不救?有了这个拖油瓶自己还能潇洒自由,浪迹天涯吗?竟是前世亲儿?那就不一样了,这侯府我要了。本以为要靠武力一个个解决,自从认识了一只鸟后,一切都变得简单了,吃瓜虐渣,轻轻松松占了侯府。可她即没高产粮,也没学过治国之策,也不会增收增产,只学过杀人,怎么在都城贵族中立足?随着能力提升,沟通的动物多了起来,瓜也就越吃越多,吃便了整个都城,母子俩愣是靠着吃瓜一路开挂赢到了最后。...

清末,这大清不保也罢

清末,这大清不保也罢

简介关于清末,这大清不保也罢1854年李府的一声啼叫划破长空,27岁的李鸿章激动的说道我有孩子了。并为其取名李经孝。谁知这是一个来自后世的穿越者。5岁开始获得人才系统,然后经过多年谋划夺了自己父亲李鸿章的权。李经孝父亲您老了,这大清你保不了,你看你手底下全是我的人,权力交出来吧,这慈禧老妖婆我可不伺候!从此我要这北洋水师姓李不姓清!我要让中华崛起日,倭寇流血时!我宁背一世之侵略骂名,也要让子孙万代享福,这叫罪在当代,功在千秋!本故事纯属虚构!...